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當前位置:書館中文網 > 大俠蕭金衍TXT下載 > 大俠蕭金衍目錄 > 第173章 羿箭
大俠蕭金衍 第173章 羿箭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漠北雙雄在北疆武林不可一世,然而宇文圭面前卻如貴婦人懷中的貓一般乖巧,聽到大管事問話,連忙恭敬道,“半年前聽到大小姐遇襲,我兄弟二人是如喪考妣,茶也不思,飯也不想,每頓飯含淚只吃三大碗,只恨有心無力,如今聽到組織征召,我二人星夜兼程,趕到這里,愿為大管事效犬馬之勞,為大小姐出一口惡氣!”

    這半年來,漠北雙雄被人追殺,混得極為凄慘,但這番話說得大義凜然,讓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他們是“比目”組織的人,收到了征召令之后,跑到這邊,其實有想借助組織力量躲避追殺的心思在其中。

    襄陽九劍曲是非冷笑道,“依我看,你們兩個想為大小姐報仇是假,來躲避追殺才是真吧!”

    襄陽九劍曲是非是比目荊襄分舵的人,漠北雙雄來自塞外分舵,雙方以前在京城比目年會時因為一個姘頭曾有過齟齬,忍不住出口譏諷。雄鷹此時人在屋檐下,也強忍怒火,淡淡道,“家主要追殺箭公子,可我想問在座的諸位,有誰可曾見過箭公子?”

    眾人紛紛搖頭。

    這也正是讓宇文圭為難之處。當日,在揚州城外,若不是三夫人出手,箭公子差點就取了宇文霜性命,這件事傳到京城,宇文天祿勃然大怒,命令比目全線通緝箭公子,然而箭公子來去無蹤,是男是女,是胖是瘦,根本沒人見過。為了這件事,宇文圭在暗網之中發布懸賞,結果對方得知消息后,更是消失的毫無蹤跡,好不容易在一月前,得到線報,箭公子在此處出沒。這件事是宇文大人親自督辦,他絲毫不敢馬虎,連夜從京城趕來,主持大局。

    曲是非反問,“莫非你們見過?”

    雄鷹也搖了搖頭,“沒有,不過,兩年前,我們在北周邊境曾經與箭公子的婢女李如意見過一面,主要能抓住此女,就能順藤摸瓜,抓住箭公子。”

    宇文圭道,“家主有令,要活捉箭公子,若遇到線索,切勿私自行動!”

    眾人紛紛應是。

    宇文圭知道,宇文天祿要活捉箭公子,并不僅是為宇文霜報仇這么簡單。他曾經聽大都督說過,箭公子是神箭宗南海一箭向中原那一脈的傳人。

    神箭宗之人,武功高低且不說,箭法在這世間卻是獨一檔,尤其是獨門御箭心法,在江湖上更是傳奇。只要被神箭宗的人標記為箭錨,可以在千里之外發箭,無視時間、空間,可瞬間而至取人性命,所以當年向中原才有“一箭三千里”的外號。只恨向中原生不逢時,被人用一根攪屎棍趕到了南海之外,終生未踏入中原一步。

    宇文天祿最感興趣的,是使用這種箭法之人,無需是三境之外甚至通象境的實力,卻能釋放出類似三境之外的法則空間,將空間無限延長,僅容一支箭穿過。所以,他對宇文圭下了死命令,務必活捉箭公子,得到神箭宗的秘密。

    為此,宇文圭幾乎調動了“比目”組織中的精英,四名通象境,十幾名知玄上境高手,除了幾個隱藏的老怪物,宇文

    家族隱藏在暗中的實力幾乎傾巢而出。

    “箭公子在北周闖了禍事,又得罪了大都督,在中原已無藏身之地,此刻出現在這里,必然是想辦法逃到西楚避難,一定要在他進入西楚之前活捉他,諸位可有辦法?”

    如今大明與西楚邊疆形勢緊張,一旦箭公子進入西楚,必然會被西楚奉為座上賓,以他的箭法,若是兩軍開戰,那將對大明邊軍是一個極大的威懾。

    漠北雙雄中的雄鷹欲言又止。

    宇文圭看在眼中,道,“但說無妨。”

    雄鷹道,“我們在塞北久了,對此人也有些了解。據說他恃才傲物,自恃箭法無雙,目中無人,若能組織一場箭術比賽,或許能騙他入彀。”

    宇文圭聞言眼中一亮,與其漫無目的的追蹤,倒不如主動設局,引他自己上門,于是道,“具體一點!”

    雄鷹道,“隱陽商道有三郡九驛,其中有一處響箭郡,乃當年夜渠后人投靠,保留了羿射的傳統,每年四月都會舉行羿箭大會,若我們能把握這次機會,造出聲勢,箭公子很有可能上當!”

    宇文圭哈哈大笑,“雄鷹,想不到你腦子里還裝了點貨,比起那些只會拍馬屁的人要強多了。”

    雄鷹趁機道,“屬下原本愚鈍,只是一遇到大管事,感受到大管事的英明神武,腦子也活泛了,鬼點子也多了,這些都是大管事領導有方!”

    這馬屁拍得過于生硬,在座眾人聽了頗覺得不恥,可這個辦法,確實可行,心中懊悔不已,怎么這么簡單的事情,我就沒想到呢。

    宇文圭吩咐道,“余項,響箭郡的事情,你去操辦,把羿箭大會的陣仗搞大一些,弄個‘天下第一箭’的名號出來,我就不信他不會上當!”

    余項領命。

    宇文圭又下達了一些命令,思索了片刻,既然是“天下第一箭”,當然要有點分量,若是箭公子看到比賽之人都是些膿包,也未必會有興趣,于是又道,“余仰,你去一趟終南山,請一下南山箭叟。”

    余仰略微遲疑道,“大管事,南山箭叟他脾氣怪的很,我怕……”

    宇文圭道,“你就說是大都督請他出山,再告訴他,響箭郡要搞羿箭大會,選出天下第一箭,北周神箭宗的人,也會參加。”

    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南山箭叟自負箭術在中原天下第一,然而在名聲之爭上,始終被北周神箭宗壓制一頭,箭叟如今年過八旬,能在有生之年與神箭宗一較高低,必然無法拒絕。

    “其余人,隱匿行蹤,切勿暴露身份!”

    ……

    次日清晨,驛門一開,運糧的車隊緩緩離開了羊頭驛。才行出了三四里,一名身穿青色長衫的俊俏公子哥追上了蕭金衍的車隊。

    來人正是箭公子。此刻,她騎棗紅色小矮馬,女扮男裝,頭戴方巾,腰扎絲絳,嘴角處粘了兩撇八字胡,蕭金衍睜大眼睛望著她,“你這是?”

    箭公子微微一笑,“在下唐四

    寶,前來投靠三位哥哥。”

    蕭金衍見她打扮不倫不類,忍不住皺眉,“我還是覺得你穿女裝更……”

    “更什么?”

    “更像人一些。”

    “那現在呢,我不像人嘛?”

    蕭金衍很誠實道,“像人妖。”

    箭公子臉拉的老長,心生不喜,忍不住冷哼一聲,“說不定哪天本姑娘心情好,賞你一箭。”

    箭公子與趙、李二人打招呼,兩人早知道她要加入,趙攔江嗯了一聲,策馬前行幾步,沒有理會她,倒是李傾城,忽然向前踏出了一步,盯著她,緩緩問,“聽說,你想殺我?”

    箭公子噗嗤一笑,“只是開個玩笑,何必當真?”

    李傾城再向前一步,“你覺得我像是開玩笑的人嘛?”

    殺氣襲人。

    箭公子覺得渾身發冷,李傾城看似平和,劍氣卻將她籠罩在其中,仿佛只要她敢亂動,頓時就會人頭分離,弄得箭公子十分難受,她望向蕭金衍,“大寶哥,你說句嘛!”

    蕭金衍淡淡說,“我們三個昨夜商量了一下,這筆買賣很不劃算,與其分你三成的利潤,倒不如一劍送你上路,對大家來說,都是好事。”

    箭公子罵道,“你們三個無恥之徒!”見三人不假辭色,氣得直跺馬鐙,放低身段,滿是委屈道:“三位大哥,好吧,我說實話,其實,我是惹了個大麻煩,想跟在你們隊伍混到西楚去躲避仇人,你們放心,只要到了隱陽,我保證乖乖離開,至于錢的事嘛,就當我沒有提!”

    李傾城微微一笑,丑陋的面具下,露出潔白的牙齒,“我們也是開玩笑的!”

    箭公子松了口氣,心中暗罵,你們三個不知死活的家伙,如今我寄人籬下,且讓你們囂張得瑟一時,等到了隱陽城,姑奶奶我一人賞你們一箭,不,那個蕭金衍,恁可惡,竟然罵我是人妖,我賞他兩箭,哼哼!

    想到此,她竟忍不住笑了出來。

    蕭金衍問,“你笑什么?”

    箭公子道,“剛看到一只老鼠在追一只貓,覺得好玩,所以笑了。”

    蕭金衍哦了一聲,也哈哈笑起來。箭公子問,“你笑什么?”蕭金衍道,“我剛才想起了蜀人不養貓的典故,所以也笑了。”箭公子臉色一紅,“臭流氓!”心中暗暗又給蕭金衍加了一箭。

    走了不多久,蕭金衍問,“唐四寶,我有個問題,一直想問你。”

    “什么問題?”

    “你既然是神箭宗的傳人,而且號稱箭公子,可見了幾面,我既沒看到你身上有弓,也沒有看到你身上有箭,你的弓箭呢?”

    箭公子道,“我的箭一出,是要見血的,你確定要看?”

    蕭金衍哦了一聲,“那等哪幾天方便的時候,我在看吧!”

    箭公子臉又一紅,驅馬向前駛去,跑出五六丈,只見她左手虛搭,右手做拉弓之狀,仿佛手中真有一把弓箭一般,向蕭金衍這邊瞄了過來。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