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當前位置:書館中文網 > 權路青云TXT下載 > 權路青云目錄 > 第427章 遲些再問也無妨
權路青云 第427章 遲些再問也無妨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離開羊角咀村,和黃國安、田家民告辭,劉一鳴婉拒了黃國安和田家民留著吃晚飯的好意。

    中午在羊角咀的時候,劉一鳴便是和向萍在村民家吃了一頓便飯,米湯煮的鍋巴粥,柴火大灶的地道滋味,真正的農家飯,菜很簡單,除了臨時加炒了一盤雞蛋外,就一碟咸菜,一盤魚干,簡單卻真實。

    在落雁湖邊的丁字路口,分別的時候,劉一鳴看著田家民,終于還是忍住了,沒有把之前發生的地區電視臺水蘭青一行,錄像帶被盜之事說與田家民。

    畢竟無憑無據,僅靠一點猜測,搞不好,弄的田嶺村委會上下,人心惶惶,無以自處。

    劉一鳴很清楚,也許自己一句話說完,走了,田家民和他的田嶺村怕就要給吵的雞犬不寧,流言蜚語四起了,這并不是劉一鳴所希望看到的,基層的換屆選舉在即,不要讓田家民他們背上這個思想包袱和精神壓力。

    “都回吧別送了”劉一鳴笑著和他們揮手,與向萍,張俊沿著原路而回。

    黃國安和田家民站在丁字路口,一直望著,直到劉一鳴幾人的影子遠了,才各自你看我,我看你,兩人的眼里都有同樣的感嘆意味。

    劉一鳴劉書記和向萍向鎮長下來隨機抽樣了解的情況,不說非常好,也不是很糟糕,兩個村的問題,村民集中的矛盾和不滿,都很突出很棘手,全與富民鐵礦有關。

    歸根結底,就是污染的矛盾,這已經不是什么秘密和新鮮事,只是,黃國安和田家民也無能為力,遠超他們的權限范圍了,兩人感嘆的是,劉書記劉一鳴對這個事卻沒有任何只言片語的表態。

    似乎這與他們印象中的劉書記那雷厲風行,旗幟鮮明,態度明確的工作作風有些不吻合哦,劉一鳴在這個問題上的沉默,讓黃國安和田家民心里費解不已。

    富民鐵礦真成了老大難,無法解決的瘤子嗎?

    “走吧,老田”黃國安拉了拉還站在那望著的田家民。

    “哦,走了走了誒,老黃啊,那個灌溉渠的事啊”田家民轉身才走了兩步,想起來了

    “灌溉渠?對對,老田,你不說,我還沒想起來,是該整整了開春正好用的上”黃國安笑著回應了一聲,田家民說的灌溉渠他清楚,今天劉一鳴只是委婉的提了提。

    響鼓何須重錘擂這回必須認真對待,兩個村委要坐下來,徹底解決掉積年未決的問題嘍。

    “好啊,就是哦,走,老黃,合計合計”田家民回道一聲。

    富民鐵礦臟兮兮灰蒙蒙的大門過了,向萍緊跟著劉一鳴的步子往梁溪河方向去,簡單的路線,很容易記住,就是難聞的味道又開始讓向萍惱恨不已。

    疾行快走,直到走過刺鼻氣味最濃重的地方,向萍才放下手,臉色憋的都有些漲紅,腳上的褲腿和旅游鞋上,星星點點沾著一層灰這腌臜之地,真是晦氣,向萍心里罵著,她已經很小心了,還是弄的臟不拉嘰的。

    “劉書記,那個電視臺的錄像帶你怎么不和老田說一下,叫他在村里查查?”梁溪河邊的空氣稍微好些了,向萍問著走在前面的劉一鳴。

    “這個嘛,向鎮長,還是暫時不提吧換屆在即,遲些再問也無妨”劉一鳴腳步緩了緩,等了一下向萍,聲音很平和。

    幾人都沒注意到,在富民鐵礦的那棟辦公樓上,臟兮兮的外墻玻璃窗內隱藏著的一雙眼睛,冷冷的,不屑一顧的,盯著劉一鳴他們很久了,狡黠的眼光一直尾隨著劉一鳴和向萍,直到過了斷崖,望不見了。

    “呸”惡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翁炳雄才坐回到沙發里。

    劉一鳴和向萍到了落雁湖,翁炳雄很快便收到段彪的匯報,在被連續的三番幾次折騰,翁炳雄現在嚴令,在富民鐵礦的幾個關鍵路口,都給老子安排小青皮去值守,發現可疑人員,立即報來。

    劉一鳴不知道,自己早成了富民鐵礦翁炳雄可疑人員的第一號人物。

    一出現在落雁湖邊,就被小青皮屁顛顛的給報上去了。

    翁炳雄得到消息的時候,正和新歡桂美琴躲在辦公室打情罵俏呢,開心的很,在這個鳥地方,找個美人兒作陪,讓他有些樂不思蜀了,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厭棄這窮鄉僻壤,連個好玩的都沒有現在多好,大活人,還是美人供他玩,別提多樂了。

    這操蛋的,他就沒個安生的時候嗎?吃多了撐的,沒事老往這鳥不拉屎的地兒鉆,圖個啥呢?

    知道劉一鳴又來了,翁炳雄心里就在琢磨,嘀咕了起來。

    偷偷的望見向萍竟然也在,翁炳雄倒是吃了一驚,這個美女鎮長,翁炳雄可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他可是和向萍打過幾次交道,次次都被扒了一層皮,還叫你無屁可放。

    這女人可是柯玉山那老賊的人哦,她來這要干嘛?該不會又是來找老子的由頭,敲敲竹杠吧?

    翁炳雄現在清醒的很,劉一鳴他不擔心,小小的清溪鎮的一個不入流的官兒,掀不起什么大的風浪,第一次被劉一鳴搞了一回后,翁炳雄上下竄動一番,他心里有數了,劉一鳴在縣里并不受待見。

    紙老虎沒什么可怕的,倒是向萍的出現,讓翁炳雄猜不透,也想不明白。

    如果不知道向萍的背景,翁炳雄可能也就當向萍是個姿色不錯的美女鎮長,僅此而已,甚至他都敢去勾搭引誘的。

    打了交道之后,翁炳雄明白,人家是有主的人,后面站著大佬呢,想要死的快,那你盡管去招惹吧想想也是,官場上美女上位,日后提拔,這個很稀奇嗎?

    正是這個緣故,讓翁炳雄心里疑惑萬分,他看不透向萍的來意。

    好在翁炳雄一直盯著,劉一鳴和向萍絲毫沒有來富民鐵礦的打算

    “來,寶貝親下”人走了,翁炳雄心里又踏實了,怕個球兒,自己嚇自己。

    抓著桂美琴的手,一把拉倒在懷里,翁炳雄腦子里卻齷蹉了起來,桂美琴的樣子慢慢虛化成向萍的身子

    “討厭”女人的嬌柔聲音輕啟。

    辦公室里頓時氣氛旖旎了起來。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