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當前位置:書館中文網 > 大醫凌然TXT下載 > 大醫凌然目錄 > 第358章 花籃
大醫凌然 第358章 花籃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霍從軍匆匆而來,強自抑制著自己的興奮。

    急診中心掛牌,是請了云華市里的領導的,但那是屬于醫院領導的時刻,不是屬于他霍從軍的時刻。

    如果將急診中心成立,比作是結婚的話,掛牌日就相當于是領證日,有人見證很好,沒人見證也無所謂。

    今天則是舉行婚禮的日子,不求大操大辦,總是要廣而告之的。

    最重要的是,站在舞臺上的新人,需得是霍從軍。

    只是如此一來,廣而告之的效果也就低了。

    霍從軍同志在醫療系統內雖有一定的聲望,也有一些老朋友,但是,能有一位大明星到場,湊湊朋友圈的人氣也是好的。

    別的不說,至少回家給老婆女兒說的時候,能多些話題吧。

    “霍主任。”凌然提前打開了房門,喊了一聲。

    霍從軍立刻放慢了腳步,整了整衣服,再“咳咳”的清清嗓子,才故作鎮定的走進辦公室。

    “哎呀!孟小姐,你好你好,我也是你的粉絲啊,經常看你的節目……”霍從軍的噴嘴一開矢量之恭維,可謂是匯聚四方恭維,凝聚五湖風潮……

    左慈典不知何時,默默的來到了凌然身后,靜靜地聽著霍主任的話,并掏出了筆記本寫上一條新的記錄:人生經歷豐富。

    霍從軍熱情的招呼著大明星,絕口不將自己的疑問提出來。

    對他這個年齡的男人來說,滿足好奇心是排名第223位的事兒,難得糊涂才是真理。

    孟雪微笑,道:“我來找凌醫生做推拿,聽說你們的急診中心成立,恭喜你們。”

    “謝謝,謝謝。哎呀,急診中心剛成立,還有點亂,實在是不好意思。”霍從軍謙虛的謙讓。

    為了今天的表演,急診中心光是大掃除就做了一個星期,說清潔確實是謙虛了,那都是用消毒水泡過的,曾經在倉庫中落戶的細菌,算是倒了八……的八次方輩子的霉了。

    霍從軍再向兩邊看看,道:“這邊辦公室還比較小,咱們不如到前面的會議室坐一坐。”

    “不用了,我正好也要回去了。”孟雪說著,就戴好了圍巾,又戴上了大墨鏡。

    “這個……”霍從軍搓搓手,笑道:“那我送您出去。”

    霍從軍返身出門,將匆忙趕來的幾個小姑娘給哄遠了一些。

    孟雪跟著出門,面帶微笑。

    凌然隨意的綴在后面,順便跟著看排列兩側的花籃。

    有政府單位贈送的小花籃,有醫藥公司贈送的繁華大花炫彩大花籃,有省立以醫院的名義送的,也有陸軍總院急診科以科室的名義送的,還有某某病人以個人的名義送的,如邵老板……

    站在邵老板的花籃前面,凌然的腳步都停頓了一下。

    看到邵老板,凌然的腦海中就會自然而然的浮現出諸多的場景……

    “真的是山雨哥?”

    “孟雪來了?”

    “老霍,你擋住人臉了,低一下頭,孟雪!”

    年輕的醫護人員都涌了上來,不那么年輕的,也興致勃勃的向霍從軍身后瞅著,比起什么急診論壇,大明星顯然更有吸引力。

    就是散落在前廳的中老年醫生,聽到響動,也自然而然的聚集了起來,像是一群覓孫子而動的老頭子。

    霍從軍看著眾人的動作,嘴角的得意都快把后槽牙給露出來了。

    “大家好。”孟雪見人已經多了,就大大方方的取下墨鏡,再向眾人揮了揮手。

    一群醫生,幸福的大郎化,像是被打了麻藥似的,有的口眼歪斜,有的心跳加速,有的急促喘氣,有的呆若木雞,有的兩眼呆滯,……

    “孟雪!”

    “是山雨哥。”

    “真的是孟雪?”

    “難以置信!”

    “我要是能給孟雪拔一次牙,我可以吃素一周。”

    “這個身材,腹腔鏡一打一個準。”

    孟雪面對眼前的場景就太熟悉了,笑盈盈的揮揮手,就從一群沒什么準備的醫生中間穿了過去,還有人開始自發的張開雙臂。

    嘭。

    巨大的響聲,令周圍為之一靜。

    一名不知哪個單位的醫生,或許是看的太高興了,踩著的花盆歪倒,腦袋正正的撞到了某花籃的上方,發出清晰而響亮的脆聲。

    孟雪嚇的站住了。

    周圍的人瞬間醒悟過來。

    “這家伙。”

    “去推床過來。”

    “把位置讓出來了,不要圍觀,散開點。”

    “打120!”

    “你腦子也撞壞了吧,這里就是急診中心。”

    醫生們一邊說話,一邊開始互相分配任務。

    凌然腳下一擰,隨手拽住孟雪,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孟雪腦袋一片空白,忙問凌然:“他不要緊吧。”

    “要緊。”凌然停頓了一下,道:“與你無關,你在辦公室里坐一會,先不要出來。”

    孟雪有些明白的點頭:“放心吧,我盡量不干擾你們做事,不過……那個人,會怎么樣?”

    “看樣子是昏迷了。有可能腦水腫,顱骨骨折,出血,休克,也可能誘發癲癇,或者長期昏迷,乃至于死亡。”凌然隨口作答,將孟雪送入了辦公室后,自己將氣管切開箱挎在肩膀上,再在房間內,開始用肥皂洗手。

    七步洗手法完成,凌然再對孟雪呶呶嘴,道:“麻煩開門。”

    “哦。”孟雪傻傻的把門給打開了。

    凌然挎著包,豎著手,就往走廊中間去了。

    沒走多遠,差不多到了邵老板送的花籃位置,就看到撞傷的醫生已經仰躺在了地面上,包括霍從軍在內的幾名急診科大佬,以及兩名神經科的副主任,都圍攏在旁了。

    “有自主呼吸。”霍從軍看了凌然一眼,道:“用不著氣管切開了。”

    “哦。”凌然的聲音聽不出起伏來,他又往前走了兩步,見倒地的醫生果然呼吸正常,才將手給放了下來。

    左慈典緊隨其后,小聲道:“凌醫生,我幫你背包吧。”

    不等凌然回答,左慈典就將挎包從凌然肩膀上取了下來,背到了自己身上,并對凌然道:“咱們再等等,萬一需要呢。”

    “好。”凌然對這種有備無患的模式還是比較贊成的。

    “搶救組可以回去了。”霍從軍又說了一聲,就見那醫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你剛才撞到墻上暈倒了,現在什么感覺?”神經科的醫師拿著手電,一陣左右搖擺,就收了起來。

    “還行,稍微有點暈?”倒地的醫生自己都不能確定,語句里帶著疑問句式。

    “拍個ct吧。”神經科醫生起身示意推車過來。

    凌然等人向后退了兩步,以讓出更多的位置來。

    “還好還好。”邵老板也踮著腳看,像是松了口氣的樣子。

    嘭!

    身后又是一聲響,卻是一名護工踩著花盆看昏迷醫生的熱鬧,踩碎了花盆,摔在了地上,抓在手里的手機也摔飛了出來,砸進了邵老板送的花籃。

    全場寂靜。

    霍從軍愣了幾秒鐘,嘆口氣,道:“叫搶救組回來。”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