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當前位置:書館中文網 > 長寧帝軍TXT下載 > 長寧帝軍目錄 > 第八百二十三章奉旨第轉轉
長寧帝軍 第八百二十三章奉旨第轉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o,長寧帝軍

    禮部尚書王懷禮確實很欣賞辛疾功,一個精通黑武,吐蕃,渤海,求立等七國語言,而且行事謙遜謹慎且滴水不漏的家伙就這么被陛下送給了巡海水師,他心疼,可是陛下的旨意自然不能違背,所以再心疼也還是得放辛疾功走,在辛疾功臨走之前,他決定和這個年輕人好好談談。

    “你父親在我手下做事將近二十年。”

    王懷禮看著辛疾功,一臉的遺憾“他告老回家之前找到我,一再跟我說希望你能到禮部做事,他說你七歲就可作詩,十歲通三國語言,不管學什么都快,一學就會,說你天生就是該在禮部做事的材料,那時候我還不信,以為是他在吹噓自己兒子有多聰明,你到了禮部之后我才明白,你父親值得因你而驕傲。”

    辛疾功垂首道“是我愧對大人栽培,愧對父親厚望。”

    王懷禮嘆道“年輕人總是會有自己的想法,并且更偏執,理想是屬于年輕人的,我不能抹殺一個年輕人的理想。”

    辛疾功道“多謝大人。”

    “你理解錯了,我不能抹殺年輕人的理想,是因為我說了不算。”

    王懷禮瞪了辛疾功一眼“如果我說了算,你能走得了”

    辛疾功“嘿嘿”

    王懷禮道“要去從軍了,從軍做事和在禮部做事截然不同,禮部做事,首先就在一個禮字,禮制,禮節,禮貌,禮品,而到了邊軍中,這個禮,就只剩下了軍禮,好自為之。”

    辛疾功垂首“定不會丟了禮部的人。”

    王懷禮嗯了一聲“我還算了解你,這幾年也一直都在看著你,你自視甚高,看似有禮,實則桀驁,巡海水師提督沈冷是天縱之才,你到了那邊就會知道,你的本事未必是本事,去碰碰釘子也好,省得你覺得自己天下無雙。”

    王懷禮從旁邊取了個包裹“臨別之際我也沒有什么好東西可送你,我為官幾十年,沒收過一個銅錢的銀子,可在禮部做事交際應酬又多,自己貼進去的銀子占了俸祿大半,所以大半生至此沒有一點積蓄,送你的自然不會貴,可是卻重,貴重二字,貴為次,重為主。”

    他把東西遞給辛疾功“走吧。”

    辛疾功將東西接過來,再次一拜“多謝大人,卑職永遠也不會忘了大人對我的關照與厚愛。”

    他告辭離開王懷禮的書房,出門之后上了馬車準備先去禮部尚賓閣把事情處理一下,然后再到巡海水師提督沈冷的將軍府里拜見,畢竟已經就是巡海水師的人了,先去拜會一下主將也是理所當然,雖然他也不覺得沈冷就真的如尚書大人說的那樣遠比他強。

    在馬車里打開包裹,發現是一個很小的木盒,也很輕,再把木盒打開,里邊竟是一封信,看起來已經有些年月,信封都已經泛黃。

    辛疾功把信奉取出來,信封上的火漆還沒有挑開,這么舊的一封信卻沒有人打開看過,辛疾功頓時好奇心起,他翻了翻,找出東西把火漆挑開,里邊是薄薄的一封信。

    開頭予吾兒疾功書

    辛疾功的心猛的緊了一下,這竟然是父親給他的信,這信怎么會在尚書大人手里。

    “多不想讓你看到這封信,因為我知道,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你去意已決,我攔不住了,你母親攔不住了,連尚書大人也攔不住了,我曾想過,到底是天意難違,還是辛家骨血里的壯志不泯。”

    “辛家至我這一代,唯我一個文人,我從不曾對你提起家事,是因為我不想讓你做出我當初不敢做的選擇,這一封家書,你也可當做是辛家的家史,讀過之后當謹記,既然做了選擇,就不要后悔。”

    “你大爺爺辛長歌,十七歲從軍,十九歲為校尉,也卒于十九歲,那年黑武寇邊,他率軍三百余死守雁南固,敵寇來勢洶洶,若不死守,雁南固內上萬百姓便會任敵屠戮,他與三百余大寧戰兵一同死戰于雁南固城內,歷時六天,腹無粒米,全軍皆死,百姓無一人傷亡。”

    “你大伯辛長嵐,亦在北疆從軍,二十歲至斥候校尉,二十七歲為將軍,率軍探聽黑武軍情,不幸被黑武所俘,黑武青衙暴徒,嚴刑逼問,你大伯自始至終一字未言,青衙賊人連續用刑五日,你大伯終究是被活活打死了,黑武人將你大伯尸體丟棄于邊城之外,邊軍將尸體搶回,入殮時,見他身上有傷數百處,牙齒咬碎三顆。”

    “你二伯辛長志,三十二歲,戰沒于西疆,你四叔辛長遠,二十六歲,戰沒于南疆年少時,為父亦想從軍,至二十五歲仍不改初衷,你的祖母跪下來對我說,辛家已經只剩下你一個男人了,若你再死,辛家就斷了香火,你若執意從軍,我不攔你,唯求你為辛家留一骨血,你再從軍,我絕不多言。”

    “疾功,若看完這些你依然不改心中所念,那為父只有一言贈你別丟了辛家的臉,別對不起你的父輩祖輩,你挎青鋒披鎧甲,為父為你敬酒踐行,你若戰死疆場,為父捧土為墳,可若你到了戰場上心生畏懼私自潛逃,不要來見我,來見,我必親手殺之。”

    辛疾功猛的抬起頭,眼淚順著臉滑落。

    “兒子,定不負辛家血脈”

    辛疾功將信收好放回木盒,雙手捧著放在膝蓋上,想了想,吩咐了車夫一聲“先去尚賓閣把黑武的人事處理一下,然后就直接回家。”

    將軍府。

    沈冷得到陛下派人傳旨,讓他到禮部尚賓閣去轉一圈,沈冷也不知道為什么要去轉一圈,可是又不好到未央宮去問問,索性就去轉一圈,帶上陳冉和王闊海,陛下也沒說有多急,也沒說讓帶多少人,更沒交代是什么差事,沈冷想著大概真的只是去尚賓閣轉一圈。

    “原來將軍還不知道。”

    王闊海看著沈冷一臉的茫然“安息人和黑武人的使團,都住進尚賓閣了。”

    沈冷道“這個我知道。”

    王闊海“那將軍肯定不知道安息人和黑武人打起來了。”

    沈冷眼睛都亮了“唔,原來陛下是讓我們去看熱鬧的。”

    王闊海“早就打完了,我是去大營的時候聽禁軍那邊有人說,說是二百來個安息人打一百五十來個黑武人,據說黑武人還贏了。”

    沈冷道“我剛剛都要讓你們去買些瓜子花生了。”

    陳

    冉“去看看有多慘也好啊。”

    三個人離開將軍府之后本來走的還沒多快,聽王闊海說完之后就不由自主的開始加速,等到了禮部尚賓閣之后才發現,打的比預想的應該要熱鬧的多,兩邊的院門都被打歪了,墻頭也掉了幾塊磚,花草樹木,更是被波及多處。

    沈冷看看這邊看看那邊,想著陛下讓自己看什么

    就在這時候日郎人卡西巴從安息人住的院子里出來,看到沈冷之后卡西巴頓時笑了起來“沈將軍,好久沒見到你了。”

    沈冷也笑“你在禮部做事還習慣嗎”

    卡西巴連忙點頭“習慣的很,我來之前還想著一定會不習慣,可是三天之后我就發現自己一定離不開長安了,到處都是美味”

    沈冷笑著搖頭“吃貨。”

    他問“你剛去做什么”

    “將軍還不知道,不久之前安息人和黑武人因為互相看不順眼打了起來,我一再勸阻都沒攔住,這不是剛剛從安息人那邊回來,尚書大人說還是要安撫一下,說的我口干舌燥的。”

    沈冷瞇著眼睛“你一再阻攔”

    卡西巴哪里敢看沈冷的眼睛,低著頭還在頑強的抵抗“是,是啊我是勸了他,他們不聽。”

    沈冷道“安息人什么態度”

    “態度很強硬,說是大寧若不將黑武國的使臣逐出長安,逐出大寧,他們安息皇帝知道后一定會大為惱火,說不定就會率軍來討回公道。”

    陳冉哼了一聲“來唄。”

    正說著,辛疾功從黑武人那邊出來,看到沈冷之后連忙過來見禮,沈冷見過辛疾功兩次,不過也不熟悉,只是知道這樣一個人。

    “你去勸黑武人了”

    沈冷問。

    辛疾功道“是,總是要安撫一下。”

    “黑武人是什么態度”

    “他們說,若是不將安息人逐出大寧,黑武汗皇陛下一定不高興,和談也就一定不會順利。”

    沈冷“那真是太好了。”

    他往四周看了看,終于知道自己應該干點什么了。

    “勞煩兩位。”

    沈冷看向辛疾功和卡西巴“勞煩兩位把黑武國使臣主官希瑪和安息人使臣主官大羅日請出來,最好把所有人都請出來,就說我是奉大寧皇帝陛下旨意來見他們的。”

    辛疾功和卡西巴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連忙又去分別見兩國使臣,不多時,大羅日帶著一群一瘸一拐的安息人出來,希瑪帶著一群一瘸一拐的黑武人出來。

    大羅日看到沈冷之后冷冷的說道“如果你是來調和的,那就不必了。”

    卡西巴連忙翻譯了一句,然后才想起來沈冷從南疆回來這一路上都在和他學安息人的話,應該聽得懂。

    希瑪道“如果你是奉大寧皇帝陛下的旨意來調和的,就不必說了。”

    辛疾功剛要翻譯,沈冷擺了擺手“我聽得懂。”

    他清了清嗓子,先看了看希瑪又看了看大羅日,然后認真的說道“我叫沈冷,奉陛下之命,過來讓你們把損壞的物品賠償一下。”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