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當前位置:書館中文網 > 官路風月TXT下載 > 官路風月目錄 > 第861章 群眾上訪
官路風月 第861章 群眾上訪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如果居民反映如實,建垃圾焚燒發電廠就涉嫌程序違法。當然,即使這個項目違法,錢三運也不能當著這些上訪居民的面說出來,這就是內外有別。

    垃圾焚燒發電廠建設項目牽涉到千家萬戶的利益,可不是個小事,按照這些居民的說法,大多數居民對此并不知情。一旦串聯起來,又不妥善加以解決,說不定就會引發一起群體性事件。穩定是發展的前提,穩定壓倒一切,上級領導是最怕下面出現影響穩定的因素,繼而引發群體性事件的。

    對于群眾反映的訴求,且不論是否有合理之處,錢三運都是一貫認真傾聽的。他一邊聽,一邊做記錄。

    “你們的想法是停建西顧山垃圾焚燒發電廠?”錢三運微笑著問上訪居民代表。

    “是的。這是我們的底線,政府一日不改變這個錯誤決定,我們就一日不停止抗爭。”小伙子代表說。

    “可是,你們想過沒有,我們每天都在生產垃圾,垃圾不處理,堆積成山,臭氣熏天,也會影響居民生活的?”

    “建垃圾焚燒發電廠我不反對,但不能選址在西顧山。”中年婦女代表說。

    錢三運笑著問:“那你說應該在哪選址?”

    中年婦女氣呼呼地說:“那是你們政府的事,我們這些老百姓不想管,也管不了。”

    小伙子代表說:“領導,我倒有個建議,長河鎮有塊鹽堿地,周邊沒有多少住戶,可以考慮在那邊建。”

    錢三運點頭道:“你的建議我會認真考慮的。今天是我來城關鎮上班的第一天,第一天你們就來反映問題,這是對我的一種鞭策。坦率地說,我對這個垃圾焚燒發電廠項目知之甚少,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你們能不能給我點時間?”

    小伙子代表說:“三天時間怎么樣?”

    錢三運沉思片刻,說:“好!三天后,我還在這里,接待你們。”

    小伙子代表說:“那好,我相信你們,三天后我們再來找你。丑話說在前頭,如果你們鎮政府一味地推諉扯皮,到時候發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可別說我們沒提前打招呼。”

    小伙子說話分明有威脅的意味。錢三運也不和他一般見識,始終面露微笑,并起身將上訪群眾送出了辦公室。

    “方主任,你過來一下。”錢三運將黨政辦主任方志鵬叫住了。

    “錢書記,你是問西顧山垃圾焚燒發電廠的事吧,這事倪平和副鎮長比我更清楚。”

    “那你讓倪鎮長來我辦公室!”

    不多時,大腹便便的副鎮長倪平和氣喘吁吁地走進來了。

    倪平和四十幾歲,個子不高,身材肥胖,挺著一個大肚子,就像身懷六甲的孕婦。錢三運心里暗笑,倪平和若是在洗浴間淋浴,是很難看到自己的丁丁和腳趾頭的。

    倪平和眉開眼笑的,笑起來眼睛瞇成一條縫,就像個彌勒佛。

    “錢書記,您找我有事?”倪平和態度很謙恭。

    “坐,坐,倪鎮長。”錢三運起身招呼倪平和坐下。

    錢三運養成了只要有人進來,就起身相迎的習慣。這習慣源于他一段時間的秘書工作。現在,雖然來他辦公室的幾乎全是下級及群眾,但并沒有改變這個習慣。這個習慣體現了對來訪者的尊重,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每個領導風格不同,以前有位領導,是位很謙虛很務實的領導,每次去他辦公室,必然站起來起身相迎。)

    “錢書記,您太平易近人了。”倪平和有些受寵若驚。

    “倪鎮長,你可能也知道了,剛才很多群眾來我辦公室,反映西顧山垃圾焚燒發電廠的事,說發電廠嚴重污染環境,影響他們的生活。你說說這個發電廠項目的來龍去脈。”

    倪平和說:“錢書記,是這么回事。縣城居民生活垃圾處理一直是個令人頭疼的問題,而我鎮去年完成招商引資任務壓力較大,我有次去省城招商引資,遇見一位環保企業的負責人,我們談到了垃圾處理問題,他說他們公司就是主攻垃圾焚燒發電的,雙方一拍即合,當即簽訂合作意向。回來我向楊鎮長做了匯報,楊鎮長興趣濃厚,指示我盡快做好對接工作。經過幾輪談判后,我們與該公司正式簽訂了合同。”

    錢三運問:“項目建設開工了嗎?”

    倪平和說:“快了,楊鎮長的指示是盡快建成垃圾焚燒發電廠,爭取早出效益。據預測,項目建成后,每年可以創造一兩百萬元的稅收。”

    錢三運又問:“項目建設所有的程序都符合規范嗎?”

    倪平和很干脆地說:“沒有,楊鎮長指示要快馬加鞭,要有一種時不我待的迫切感推進項目建設,手續邊建邊辦,可以先上車后買票。比如,環境影響評價報告就沒有完成,也沒有公示和征求群眾意見。楊鎮長的意思是,如果公示環境影響評價報告,不僅會讓更多的群眾知曉此事,也會遭到群眾反對的,到頭來可能壞了大事。等項目建成,生米煮成熟飯,造成既成事實,群眾想鬧事也晚了。”

    錢三運生氣地說:“簡直是胡鬧!依法行政說了這么多年,怎么還是我行我素,拍腦袋決策?我們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為群眾謀福祉的,而不是相反!侵犯群眾合法利益的事我們堅決不能做!”

    倪平和像泄了氣的皮球,苦笑著說:“可是,錢書記,項目合同已經簽過了,如果停建,就是違約,違約是要承擔賠償責任的。再說了,如果停建,我們招商引資和財貿稅收壓力就更大了,生活垃圾處理也是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

    錢三運說:“沒說要停建,我們的各項工作歸根結底還是為了群眾,但不能因噎廢食。垃圾焚燒發電廠建好了,能為民造福,反之,則會禍害百姓。除了西顧山,城關鎮難道就沒有更適合建垃圾焚燒發電廠的地方嗎?”

    倪平和說:“這個還真沒有,按照規定,垃圾焚燒發電廠要與居民區保持一定的距離。現行規定是一千米,但以目前的工藝水平來說,一千米顯然不夠。群眾的訴求可以理解,但在城關鎮,實在找不到比西顧山更適合建垃圾焚燒發電廠的地方了!”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