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當前位置:書館中文網 > 官路風月TXT下載 > 官路風月目錄 > 第759章 救美
官路風月 第759章 救美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樹林里有條小道,穿過樹林就是一棟獨立的別墅,這棟別墅就是陳宏志的“寢宮”。

    這是錢三運第二次撞見陸小曼被劫持了。第一次是剛到縣政府辦掛職時,意外目睹冷艷美人陸小曼被人劫持并塞進車里,他跟蹤去了一處廢棄廠房,及時將她解救下來。錢三運不知道的是,劫持陸小曼的策劃者正是她同父異母的弟弟吳明。(由于小說寫作跨度較長,有關情節可回看第376章——383章)

    錢三運正義感爆棚,且不說陸小曼是他的同事、一度意淫的對象,就是一陌生女子,他也會挺身而出的。他快速追了上去,陳宏志聽到身后的腳步聲,扭頭一看,心里頓時涼涼。

    “陳總,這片小樹林好像不是賞夜景的最佳場所吧?”錢三運冷冷地問。

    陸小曼見錢三運來了,就像見到了救星,急中生智道:“錢縣長,夜深了,我們一起回去吧。”

    錢三運見陸小曼不想戳穿陳宏志的丑惡嘴臉,便有意給臺階讓陳宏志下,便說道:“陳總,我和陸書記順路,正好一起回去了。再次感謝你的盛情宴請!”

    陳宏志雖然知道今晚是沒有福氣享用陸小曼了,但并不愿意松開抓住陸小曼的手。當錢三運主動握手時,陳宏志心不甘情不愿地松開緊緊抓住陸小曼的手,硬著頭皮和他握了握手,說:“錢縣長,這么快就回去?韓冰冰呢?”

    錢三運說:“韓冰冰一個人在KTV包廂里呢。”

    陳宏志皮笑肉不笑地說:“錢縣長,韓冰冰這幾個姑娘是我今天特意請來犒勞你們幾個縣領導的。不瞞你說,僅韓冰冰一個人的包夜費就是十萬元。”

    錢三運驚訝地問:“十萬?這么高啊!”

    陳宏志說:“人家好歹也是有一定知名度的二線演員,十萬元并不算高。去年,我請了一位當紅女星出臺,包夜費五十萬元。五十萬元的包夜費雖然價格不菲,但國內當紅女星就那么十幾個人,市場需求旺盛,而資源稀缺,價格自然就水漲船高了。”

    錢三運說:“陳總,韓冰冰是你花大錢請來的,今晚你就好好享用吧,我走了。”

    陸小曼就像受了驚嚇的孩子,生怕錢三運丟下她不管,快步走到他的身邊,一只手緊緊抓住他的手。

    “錢縣長,我們走吧。”陸小曼用近乎哀求的語氣說。

    宏志莊園雖然是陳宏志的領地,是他的獨立王國,但是,他并不敢對錢三運下手,這個身手不錯又很可能成為劉建成省長乘龍快婿的男人,他惹不起。

    陳宏志天不怕地不怕,現在終于遇到一個強勁的對手。他目送著錢三運拉著陸小曼匆匆離去的背影,心里頭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快要到嘴邊的鴨子突然撲騰著翅膀飛走了,怎能不讓他生氣?

    陳宏志將怒火發泄到韓冰冰身上。他怒氣沖沖地來到KTV包廂,見韓冰冰一個人靠在沙發上發呆,氣不打一處來,一把揪住她的頭發,罵道:“臭婊子!老子花這么多錢讓你來,卻哄不了一個男人!”

    韓冰冰不知道發生什么,求饒道:“陳總,求求你松開手,我的頭皮疼死了。到底發生什么了?”

    陳宏志不但沒有松開手,反而拽著韓冰冰的頭發使勁拉扯,大聲道:“讓你服侍錢三運,他現在人呢?”

    韓冰冰哭著說:“我們快要辦正事時,他接了一個女人打來的電話,就出去了。陳總,求求你放過我吧,你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那十萬元錢我不要了!”

    陳宏志冷笑道:“你以為我是舍不得那十萬元錢?老子富可敵國,有的就是錢!老子是氣憤你連一個男人都搞不定!”

    陳宏志松開手,猛的將韓冰冰向前一推,韓冰冰頓時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上。

    韓冰冰哭哭啼啼的,陳宏志一肚子惱火,怒斥道:“哭什么!你爸爸媽媽死了,你在哭喪?趕快過來給老子捶捶背!”

    韓冰冰不敢哭泣了,從地上爬了起來,用手絹將眼淚擦干,然后乖乖地為躺在沙發上的陳宏志捶背。

    陳宏志的怒氣消了不少,舒緩了語氣,說:“媽的,你們掙錢太容易,張開腿,讓男人日幾下,一個晚上就能掙幾萬,甚至幾十萬。”

    韓冰冰的心在滴血,要是知道你陳宏志是這種脾氣暴躁、不對女人憐香惜玉的男人,你給我五十萬我都不愿意出臺。可是,她哪敢說真話?

    陳宏志又罵罵咧咧道:“媽的,本來指望你今晚將錢三運這小子哄上床,老子好抓住他的把柄,沒想到你這么無用!還破壞了老子的好事!本來我很快就要上那個女人了,錢三運那狗日的陰魂不散,活生生將我們拆散了,氣死我了!”

    韓冰冰討好道:“陳總,我更希望今晚能為你服務。陳總事業有成,是個很有魅力的成功人士,我第一眼見到你就喜歡上了你,可是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如果今晚能為陳總服務,那將是我一生的榮幸。”

    陳宏志轉怒為喜,道:“冰冰挺會說話的嘛,不過,我不太喜歡你們這些私生活太亂的女藝人,我更喜歡良家婦女。不過,今晚我要破一回戒,好好享用你,也許,你將來會大紅大紫的,那時候,我可以吹噓,那個當紅明星韓冰冰曾是我的胯下之物呢。”

    “陳總,今晚就在這包廂里?”韓冰冰有些疑惑地問。

    “你先用嘴幫我泄泄火,不是錢三運那狗日的來了,現在躺在我身下的就是陸小曼了!陸小曼,你逃脫不了我的手掌心,躲過了初一,躲不過十五,老子一定要上了你!”

    ……

    陸小曼驚魂未定,跟著錢三運,逃出了宏志莊園。

    “陸書記,晚上回天蓬鎮嗎?”錢三運問。

    “不回了,太晚了。”陸小曼輕聲道。

    “那今晚你住在哪里呢?酒店開房間?”

    “本來計劃是開房間,可現在,我成了驚弓之鳥了,害怕陳宏志那流氓再來欺負我。”

    “要不,你晚上去我那?我的公寓多一個房間。”文小婧今天去省城開會,晚上沒有回昌東,葉菲菲早已返回青山,因此,至少今天晚上,錢三運的公寓是有空房間的。

    陸小曼猶豫道:“那合適嗎?”

    錢三運笑道:“怎么不合適?我可不是陳宏志,不會強人所難的。”

    陸小曼不好意思地說:“我不是那個意思,謝謝你今晚出手相救,要不然,我就很可能被陳宏志那流氓玷污了。陳宏志簡直無法無天!”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