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官路風月 第591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這時候,錢三運接到了葉鶯鶯的電話,說她已經到了湖隱茶樓,問他什么時候到。

    錢三運急切地說,葉阿姨,我現在有點急事,等會到。看見趙一佳,麻煩你幫我解釋一下。

    葉鶯鶯問,三運,到底發生什么了?錢三運說,葉阿姨,三言兩語說不清,掛電話了啊。

    出租車師傅也是個熱心腸,錢三運付車費時,被他婉言謝絕了。錢三運沒有過多謙讓,抱起老人,急匆匆地往醫院趕。老人身子很沉,錢三運雖然身強力壯,可到醫院時已是精疲力盡,渾身大汗。

    省立醫院急診科,掛號時被告知先交五千元押金。

    “不交押金不給治療?”錢三運問道。

    “沒錢怎么治療?醫院又不是慈善機構!”負責掛號的工作人員冷冷地說。

    “如果病人確實沒錢,或者一時難以籌錢,那你們醫院就不搶救了?”

    “不要和我抬杠,這是醫院規定!”這位工作人員火氣挺大的,看樣子,在醫院混得不行,很憋屈,習慣將怨氣發泄到別人頭上。

    錢三運對醫院是有成見的,養母生前接受治療期間,他就對醫院窩了一肚子火。在他看來,現在的醫院,已經淪為賺錢的機器,很多醫生好像也缺乏救死扶傷的職業道德。

    錢三運再一次撥打老人親屬的電話,電話要么是占線,要么是直接掛斷,有一個接了電話,一聽說老人突發疾病被送到醫院需要錢,就立即掛斷了電話。錢三運一陣苦笑,老人的親屬都將他當騙子了。這年頭,騙子越來越多,以至于人們談虎色變,陌生人一提到要錢,就想當然認為是騙子。看來建設誠信社會任重而道遠。

    老人處于昏迷狀態,病情不容樂觀。錢三運掏出銀行卡,付了押金。老人被送到急診室。

    病情嚴重,醫生需要病人家屬簽字,他們問錢三運是病人什么人,錢三運苦笑道,我只是個過路人。

    醫生很驚訝,問錢三運,你是學雷鋒做好事?錢三運說道,我當時沒想到那么多,當時見老人暈倒,無人相救,我就將他送到醫院了。醫生問,那怎么不聯系病人家屬?錢三運苦笑道,聯系了,但他們都以為我是騙子。

    時間緊急,老人被推進急診室進行治療。

    錢三運再一次接到葉鶯鶯的電話。葉鶯鶯說,現在都快十點了,你怎么還不來?我訂了一個包廂。

    錢三運說,葉阿姨,有點急事,暫時來不了。代言事宜你和趙一佳直接談,我是第三方,在不在場問題不大。

    葉鶯鶯說,趙一佳女士說,希望你能到場。我和她解釋了,她說可以等等你。不過,三運,你可不能遲到太久,趙女士工作很忙的,上午是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見我們的。

    錢三運說,好吧,如果順利的話,我半個小時應該能到湖隱茶樓。

    這邊,錢三運還在堅持不懈地撥打老人親屬的電話,只要有親屬來,他就可以脫身了。至于那五千元醫療費押金,對錢三運來說是可有可無的。

    時令已是初夏。江州這幾天的溫度接近三十度。大街小巷,到處可見女人白花花的大腿。

    趙一佳今天穿著斑馬紋襯衫,淡灰色牛仔短裙,品牌運動鞋,看起來更像是鄰家妹妹。

    葉鶯鶯見到趙一佳,快步迎了上去。

    “趙女士你好,我是錢三運的朋友,江州綠之坊食品公司副總經理葉鶯鶯。”葉鶯鶯雙手遞給趙一佳一張名片,目視對方,笑容滿面地說,“這是我的名片,請多關照。”

    趙一佳接過名片,凝神看了看,并小聲讀道:“江州綠之坊食品公司副總經理葉鶯鶯。”

    趙一佳顯得很謙和,彬彬有禮,一點沒有名人的架子。

    葉鶯鶯說:“趙女士,我是你的忠實粉絲,你主持的《快樂大贏家》我是每期必看,今天認識你,真的很榮幸。我更希望,我們今天能夠達成合作意向。”

    趙一佳嫣然一笑道:“葉總,錢三運先生也是我的朋友,我相信我們這次合作是很愉快的。”

    葉鶯鶯說:“錢三運在趕往這里的路上,遇到了急事,可能遲點到。他讓我轉告你,并向你表示歉意。”

    趙一佳蹙眉道:“遇到了急事?錢先生發生什么了?”

    葉鶯鶯一臉無奈地說:“趙女士,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他說話的語氣很焦急,我問他發生什么了,他沒說就掛斷了電話。趙女士,我在茶樓定了個包廂,要不我們邊品茶邊等他?”

    趙一佳點頭道:“看來只有這樣了。”

    葉鶯鶯所訂的包廂正對著翡翠湖面,從窗戶向外眺望,但見煙波浩渺,水天一色,幾只水鳥在湖面上自由翱翔。近處,綠樹成蔭,窗戶邊,有幾棵垂柳,隨風輕拂,就像迎風飄揚的女人的青青發絲。

    趙一佳倚在窗前,凝視著窗外的風景,像是自言自語道:湖隱,隱于湖中,身處此地,忘卻城市的喧囂嘈雜,獨享心靈深處的一片凈土,真是個陶冶身心的好地方。

    葉鶯鶯附和道,小隱在山林,大隱于市朝。真正的隱者是能在最世俗的市朝中排除嘈雜的干擾,達到物我兩忘的心境,自得其樂。

    趙一佳點頭道,葉總說的很有道理。不過,像我等凡夫俗子,很難達到你說的這種境界。當然,在我們失意、郁悶的時候,找一個放松心情的精神家園,也是一件不錯的事。

    葉鶯鶯笑著說,趙女士倒是提醒我了,以后我遇到不開心的事,就來湖隱品品茶,看看風景。

    趙一佳忽然說,葉總,我和錢先生只見過一次面,你應該和他很熟,以你對他的了解,錢先生是一個怎樣的人?

    葉鶯鶯淡然一笑道,錢先生這個人嘛,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正直善良,樂于助人,不過呢,也有缺點,就是偶爾會有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

    不切實際的想法?趙一佳一愣,錢先生喜歡幻想?

    葉鶯鶯笑道,那也不是。幻想是很難實現的,錢先生雖然有時候有些想法脫離了實際,但并不是不能實現的。

    趙一佳說,那很好嘛,一個人有了想法就有了目標,就有了動力,雖然從短期看,目標有些脫離實際,但世界上沒有一成不變的事物,從長遠看,目標也可能會實現的。對于錢先生來說,這樣的目標更具有挑戰性,更能激發他為之奮斗的潛能和斗志。

    葉鶯鶯苦笑道,也許是吧。她心中想,趙一佳,你根本就沒有明白我想說啥,也不會明白的。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趙一佳不停地看手表。葉鶯鶯心中焦急,給錢三運發了條短信,問他什么時候過來。錢三運回復,葉阿姨,要不這樣吧,我來給趙一佳打個電話,向她解釋一下。葉鶯鶯回復,好吧,我有點擔心,你再不來,趙一佳會失去耐心的,說實話,還是趙一佳有涵養,要是別的名人,也許早就耍大牌,拂袖而去的。

    錢三運隨后就給趙一佳打了個電話:“趙女士,真的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我在赴湖隱茶樓的路上,遇到了急事,要遲點到。要不這樣可好?你和綠之坊食品公司的葉總談,談好了就可以簽訂合同。”

    “錢先生?什么事這么急?難道是人命關天嗎?”趙一佳說話的語氣明顯有些不悅。

    “趙女士,還真的被你說對了!一位老人突然昏迷了,圍觀群眾無人出手相救,我不忍心見死不救,就將他送到醫院,現在老人正在急診室接受治療,我則在想法設法聯系他的家人。”

    趙一佳道:“錢先生,想不到你還是一個編故事的高手。如果真的如你所說,你就是新時代學雷鋒標兵。這樣吧,我打個電話給同事,讓他們過來采訪報道你的感人事跡,你在哪個醫院?”

    “采訪報道我看就算了吧,我救人是一種本能反應,并沒有什么功利目的,如果被媒體大書特書,違背了我救人的初衷。”

    “錢先生,露餡了吧?實話實說,請我做代言的公司很多,但絕大多數我拒絕了,之所以同意與你朋友的食品公司談代言事宜,主要是看在我們是朋友的份上,雖然只是見過一面的朋友。但沒想到,你讓我很失望,不僅沒有時間觀念,還謊話連篇,我看上午的代言事宜就不要談了吧。”

    “趙女士,我說的都是真話,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老人的家人不相信我,認為我是騙子,你也不相信我!”

    “別人都不相信你,我為什么要相信你?”趙一佳反問道。

    “趙女士,我真的沒有必要騙你,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這樣吧——”

    趙一佳打斷錢三運的話:“錢先生,我再給你十五分鐘時間,如果還不能到,那就不要談代言了!你很忙,我也很忙!”

    錢三運用哀求的語氣說:“趙女士,其實你可以和葉總直接談的,我在不在場關系不大的。十五分鐘趕到你那兒,即使不堵車,也是很難做到的。趙女士,能不能再延長時間?半個小時吧,半個小時之內我盡量過來。”

    “半個小時?盡量過來?那你的意思是,半個小時之內還不能確定是否過來?”

    “趙女士,半個小時之內我過來的概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請你再給我半個小時時間吧。”

    電話那頭的趙一佳想了想,說道:“好吧,錢先生,我答應你。現在是十點半,十一點之前,我希望能夠在湖隱茶樓見到你的身影。”

    掛斷電話,趙一佳有些慍怒地對葉鶯鶯說:“錢先生沒有時間觀念不說,還很會編故事,說自己在路上學雷鋒做好事,將突然昏迷的一個老人送到醫院。我說叫同事過來采訪報道他,他的馬腳就露出來了。”

    葉鶯鶯驚訝地問:“他說因為救人遲了?以我對他的了解,完全有這個可能,我一開始就說了,他正直善良,樂于助人。”

    趙一佳問道:“葉總,錢先生說什么你都相信?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相信。你說他樂于助人,我相信,但說他救一個突然暈倒的路人,我不相信。哪有這么湊巧的事?而且,他說路人都不愿意出手相救,就他是活雷鋒?”

    “趙女士,錢先生時間觀念還是很強的,今天遲到,應該是有原因的。其實,我們現在可以談談代言事宜,談妥后,就可以簽訂合同。錢先生是個局外人,在不在場對我們沒有什么影響。”

    “葉總,我和錢先生說好了,十一點之前他如果不能來這里,我們就不要談合作了。”

    “那好吧。趙女士,你是我非常欣賞的主持人,很喜歡你的主持風格,今日見到你,真的很榮幸。趙女士,能不能幫我簽名留念?”葉鶯鶯想從私人話題著手,進一步拉近與趙一佳的關系。

    “沒問題。”趙一佳態度又變得謙和起來。她本來就是有學識有修養有內涵的主持人,剛才的不悅說到底并不怪她,不守時是生意場上大忌,是對別人的不尊重,換成任何人都會不悅的,要是遇到耍大牌的名人,也許早就拂袖而去了。

    “趙女士,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以前是王牌節目《第一時間》的記者,五年前,江州市區發生一起很有影響力的突發事件,一個喪心病狂的歹徒殺死三名學生后,逃跑時被警察圍堵,他又劫持了一名人質。那天你不顧個人安危,在現場發回報道。一個臨危不懼的弱女子,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是啊,難得葉總記得這么清楚。那時的我,大學畢業沒多久,有一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闖勁,就想著能及時發回報道,真的沒考慮到個人安危。”

    “趙女士,你在主持《快樂大贏家》這檔綜藝節目之前,曾經主持過一段時間的《第一時間》。新聞節目和綜藝節目主持風格迥然不同,但你把握得很好,風格多變,收放自如。”葉鶯鶯的確是趙一佳的忠實粉絲,她一直都很關注趙一佳,她所說的,都是有感而發,并不是刻意吹捧。

    “葉總,謝謝你的夸獎。說實話,我的忠實粉絲很多,但從我當記者時就關注我的粉絲并不多。我會更加努力,以更優秀的作品回報我的粉絲。”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