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官路風月 第568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聊著聊著,曹小兵就巧妙地將話題引到正題:“王董,三運所在的高山鎮不知道去過沒有?那里有山有水,特別是溫泉資源非常豐富,只可惜,沒有開發好,如果有實力的企業去那里投資,確實是個很明智的選擇。爸爸前不久去青山縣視察,我特意要求他,去高山鎮走一走看一看,事后,他對那里的旅游資源贊不絕口。”

    王笑談說:“曹縣長,高山鎮沒有去過,但聽青山縣的領導介紹過,的確是個風景如畫的地方。只是,那里的交通狀況并不如意,這是制約經濟發展的瓶頸。”

    曹小兵說:“王董,這次爸爸去高山鎮視察,最大的成果就是促成高山鎮到我們東江縣的公路貫通項目,目前,這項目已經立項,要不了多久,高山鎮乃至青山縣交通狀況落后的現狀就會徹底改觀。”

    王笑談說:“看來曹書記對高山鎮是高看一眼啊。”

    曹小兵笑道:“王董,爸爸的確是對高山鎮高看一眼,我也不瞞你說,主要是我做了他的工作,三運是高山鎮的黨委書記,是我的好同學、好朋友、好兄弟,我不幫他幫誰?”

    錢三運趁機說:“感謝曹縣長對我的關心和厚愛,曹縣長比親哥哥對我還要親,我的很多工作都依仗曹縣長的支持與幫助。”

    曹小兵說:“三運,兄弟不言謝,也算不上大忙,動動嘴皮子而已。”

    曹小兵將目光轉向王笑談,說道:“王董,聽說你們省外經集團成功地在外省搞了個溫泉旅游項目?”

    王笑談說:“是的,那是我就任省外經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后干的第一件大事,當時心里沒底,害怕投資失敗,現在回頭看,當時的決策是非常英明的。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老百姓從以前的追求溫飽到追求更高生活質量,這也是最近幾年旅游業方興未艾的主要原因。總之,旅游業是朝陽產業,前景廣闊,我就任董事長、黨委書記后,將投資旅游業作為主攻方向,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王笑談不失時機地在曹小兵面前自我吹捧了一番,曹小兵微笑道:“王董,有沒有興趣投資高山鎮旅游資源?”

    王笑談哈哈大笑道:“曹縣長,難道我今天參加的是鴻門宴?”

    曹小兵也大笑道:“王董,今天是你做東,鴻門宴一說談何而起?”

    王笑談笑道:“鴻門宴之說純屬玩笑。既然曹書記對高山鎮的經濟社會發展這么重視,曹縣長又大力推介,我王笑談自然要為高山鎮旅游開發貢獻一份力量。曹縣長,我準備近期親自帶公司高層去一趟高山鎮,考察那里的旅游資源。”

    曹小兵笑著對錢三運說:“你看王董多么爽快,等下吃飯時,怎么說也要多敬王董幾杯酒。”

    錢三運連聲說:“那是,那是,王董能夠投資高山鎮旅游資源,是高山鎮人民的福分,我要代表高山鎮人民感謝王董。”

    王笑談對曹小兵說:“曹縣長,你現在分管的工作,有沒有需要我添磚加瓦的地方?”

    曹小兵說:“是啊,我怎么光想著為三運老弟著想,就沒有為自己想想?引進幾個大項目,也是為自己謀取政績啊。不過,我不分管旅游,主要分管工業和交通,王董,省外經集團有沒有這方面的投資?”

    王笑談說:“曹縣長,我回去梳理梳理,即使沒有,如果需要,也可以為你量身打造一個。”

    曹小兵說:“好,那我提前謝謝王董了。不過,今天的主題是討論高山鎮旅游資源開發,我的暫時放一放。”

    作為很強勢的省委副書記曹春林的兒子,曹小兵要想提拔,其實并不難,只要工作中不出現大的紕漏,有沒有政績并不重要,再說了,他想取得政績比那些沒有背景和靠山的干部容易得多。

    正說話間,包廂外響起幾聲清脆的敲門聲,穿著紅色旗袍的服務員引領著一位絕世佳人走了進來。

    這位絕世佳人不是別人,正是葉鶯鶯!

    葉鶯鶯風情萬種,儀態萬千,她娉娉裊裊走進來的時候,所有人都看得呆了。

    短暫的失神之后,錢三運起身站了起來,迎了上去,親切地叫了一聲:“葉阿姨,你來啦。”

    葉鶯鶯莞爾一笑道:“今天出奇的順利,一路綠燈,要不然,也沒有這么快。”

    錢三運向眾人介紹葉鶯鶯:“這位就是我小學妹的媽媽,江州綠之坊食品公司副總經理。”

    葉鶯鶯心中竊笑,這個錢三運,我暫時只是家庭婦女,哪來什么副總經理?還有,你又什么時候成為媛媛的學長了?不過,她表面上不動聲色,微笑著向眾人致意。

    錢三運又開始逐個介紹王笑談、曹小兵等人。

    葉鶯鶯落座后,莫小雨口無遮攔,說道:“葉總,剛才我們還在說,錢書記一個人落單了,你來得正好,我們現在是三對人了。”

    葉鶯鶯俏臉一紅,說道:“小雨說笑了,我只是來蹭飯的。”

    坐在一旁的周雪瑩打圓場說:“葉總,小雨最喜歡說笑了,我其實和你一樣,也是來蹭飯的。”

    葉鶯鶯沖周雪瑩嫣然一笑,剛要開口,莫小雨又說:“葉總,我很好奇,你和錢書記究竟是什么關系?”

    葉鶯鶯臉色微變,但仍然彬彬有禮地說:“小雨,三運不是介紹過了嗎?他是我女兒的學長。”

    莫小雨問:“葉總一個人出來,老公呢?”

    葉鶯鶯心中慍怒,這個女孩,長相不錯,腦子缺少一根筋,問的問題都是古里古怪、缺乏思考的。

    葉鶯鶯依舊笑容滿面,但沒有正面回答莫小雨的問題,而是說:“小雨,看得出來,你對我很感興趣嘛。”

    莫小雨說:“是啊,我對漂亮的女人都感興趣。”

    葉鶯鶯話鋒一轉,說道:“論漂亮,我比小雨和周老師差多了!小雨年輕,漂亮,前途無量;周老師有韻味,有氣質,有文化底蘊,是才女,更是美女。”

    周雪瑩淺笑道:“葉總可真會說話!我走在大街上,對自己的容貌還有些自信心,可是,葉總來了,我頓時黯然失色,信心全無,我心里都有些嫉妒了,造物主怎么就造就了你這么一個如此美麗的人呢?”

    兩個女人越聊越投機,為了防止莫小雨搗亂,周雪瑩找個理由將葉鶯鶯拉到包廂一角。聊著聊著,就聊到年齡上,讓人驚訝無比的是,兩人竟然同年同月同日生,不過,葉鶯鶯是早晨出生,周雪瑩是午后出生,精確比較,葉鶯鶯是姐姐,周雪瑩是妹妹。

    葉鶯鶯拉過周雪瑩的手,情真意切地說:“周老師,我虛長你幾個時辰,要是你不嫌棄的話,我們結拜姐妹,好不好?”

    周雪瑩莞爾一笑,說道:“那敢情好啊,我只有一個哥哥,并沒有姐妹,我一直想,要是有個姐妹就好了,今天真的如我所愿了。”

    兩個人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正聊得火熱時,莫小雨不識時務地走了過來,說道:“葉總,周老師,你們以前是不是認識啊?”

    葉鶯鶯搖頭道:“不認識,今天我和雪瑩妹妹第一次見面呢。”

    莫小雨驚訝地問:“第一次見面就聊得如此投機啊?”

    周雪瑩微微一笑道:“是啊,這就叫緣分唄。小雨,鶯鶯姐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你說是不是緣分?”

    莫小雨極其夸張地張大嘴巴,說道:“不會吧?有這么巧?”

    葉鶯鶯幽幽笑道:“那自然是,周老師還會騙你不成?”

    幾個女人在這邊有說有笑的,幾個男人也湊了過來。莫小雨雖然說話口無遮攔,但毫無疑問,她是一個青春靚麗的女孩,要不然,閱人無數的王笑談也不會看上她的。周雪瑩和葉鶯鶯是成熟風韻的女子,周雪瑩端莊優雅,葉鶯鶯嫵媚妖嬈,各有各的韻味。

    自古英雄愛美人,三個男人,三個美女。在此刻,恐怕每個男人心中都在胡思亂想,這三個女人都是我的女人該有多好啊。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們。任何一個心理和生理正常的男人,見到美女內心里都不會很淡定的。

    莫小雨故弄玄虛地對三個男人說:“我告訴你們一個秘密,葉總和周老師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你們猜猜看,她們誰是姐姐,誰是妹妹?”

    曹小兵笑道:“猜對了有什么好處嗎?”

    莫小雨狡黠地說:“你想要什么好處?曹縣長,今天周老師在現場監督,你就是有賊心也沒賊膽吧?”

    曹小兵哈哈大笑道:“小雨真會上綱上線,我可沒說什么啊。”

    莫小雨抿嘴一笑道:“曹縣長,你心里是不是有鬼?”

    曹小兵說:“我心如明鏡,哪有什么鬼?我剛才是在想,如果我猜對了,能不能讓小雨陪我喝個交杯酒?”

    莫小雨說:“那沒問題,這個我可以自己做主,不需要征得笑談同意。”

    莫小雨轉而問笑而不語的王笑談:“笑談,曹縣長想和我喝交杯酒,你沒有什么意見吧?”

    王笑談有意無意地瞥了葉鶯鶯一眼,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依我看,曹縣長并不是想和你喝交杯酒吧?”

    莫小雨當然不是傻瓜,立刻明白王笑談話語中的意思,說道:“笑談,我明白了,曹縣長是想讓葉總陪他喝交杯酒。”

    錢三運心中一怔,覺得王笑談并不是隨口說說,曹小兵的確時不時地將眼光瞄向葉鶯鶯。難道曹小兵對葉鶯鶯動了心思?葉鶯鶯是一個讓任何心理和生理正常的男人見了都會想入非非的漂亮女人。換成別人也罷,可是,如果曹小兵真的想打葉鶯鶯的主意,那該如何是好?

    曹小兵不是普通人,他是省委副書記曹春林的兒子,錢三運很多工作上的事需要他支持,這個人得罪不得。可是,葉鶯鶯又是錢三運心目中的女神,他心中早就有征服她的想法,只是,她太神圣,就像氤氳在水霧中的神女,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錢三運心中非常后悔,今天叫葉鶯鶯過來一起吃飯,是不是重大失誤?

    的確,曹小兵對風情萬種的葉鶯鶯是有著非分之想的,這也不能怪他,誰讓她長得如此魅惑眾生呢?如果老婆不在身邊,他也許就著莫小雨的話說下去,可是,老婆在,他自然有所收斂,便笑道:“小雨,你說笑了,如果非要喝交杯酒的話,我當然是想和雪瑩喝。雪瑩是我的愛人,她是賢妻良母,為家庭付出太多,對于她,我一直心存愧疚的……”

    莫小雨拍手道:“好啊,曹縣長的愛情表白真的很感動人!我要是個男人的話,如果能有周老師那樣既美麗又賢惠的愛人,夫復何求?”

    不管曹小兵說的是真是假,女人都是很容易被感動的,周雪瑩說:“小雨,小兵其實是個很不錯的男人,也是一個很有生活情趣的男人,他有時候也愛說些玩笑話,活躍一下氣氛,其實也沒有什么。”

    周雪瑩頓了頓,又補了一句:“當然啦,如果小兵和小雨喝交杯酒,我沒有意見。不過呢,王董會不會有意見?”

    王笑談哈哈大笑道:“周老師都沒意見,我哪有什么意見?”

    王笑談心中想,別說是讓莫小雨和曹小兵喝交杯酒,就是睡覺,我也沒有意見。漂亮的女人多的是,但是,省委副書記曹春林的公子只有一個,孰輕孰重我還分不清?

    晚宴是王笑談做東,作為大權在握的省外經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王笑談點菜也非常大方,畢竟,是公家買單,不需要他花一分錢。天上飛的、水里游的、地上爬的應有盡有。

    酒宴氣氛也很活躍。席間,錢三運上了一趟衛生間,曹小兵隨后也來了,并將錢三運拉到一邊……

    “三運,實話實說,你和那個葉總有沒有那個?”曹小兵壞笑著問。

    “你說哪個?”錢三運揣著明白裝糊涂。

    “三運,你可真會裝蒜。”曹小兵嘻嘻笑道,“如果你和葉總沒有什么特別關系,到時候可不要怪我挖你墻角!”

    “曹縣長,你可真夠膽大的,不怕周老師知道?”

    “三運,這種事,自然都是偷偷摸摸的,她又怎么會知道?都是男人,爽快點,你和葉總究竟是什么關系?”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