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官路風月 第505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圍觀的人群嘩的一聲散去了。張氏三兄弟的婆娘見自己的男人取來了兇器,不但不阻止,還興奮得手舞足蹈,嘴里還嚷嚷:今天讓那臭小子出出血。

    對于張氏三兄弟這幾個不計后果的村霸,錢三運不得不提防,他眼疾手快,拾起地上的一根毛竹扁擔,緊緊地攥在手心。

    張氏三兄弟見錢三運手握扁擔防備,異口同聲地說:我們一起上!

    姜成龍沒想到事情會出現這種結局,嚇得面如土色,一邊阻止張氏三兄弟不要行兇,一邊尋覓胡東升的身影。

    此時的胡東升正在村口翹首企盼鄉派出所的到來。還好,他看到鄉派出所所長率領四五個警察急匆匆地趕過來了。

    錢三運陷入左右為難境地,如果硬著頭皮與張氏三兄弟打斗,雖然未必會落敗,但傳出去不好聽;如果逃跑,那更是成何體統。

    姜成龍哪能阻止住如狼似虎的張氏三兄弟?

    張氏三兄弟手中揮舞著兇器,滿嘴臟話連篇,將錢三運的祖宗十八代問候個遍。

    錢三運怒火中燒,他努力克制自己,要不是怕影響不好,真想狠狠教訓這幾個猖狂至極的家伙。

    幸好,派出所及時趕到,為錢三運解了圍。

    “放下兇器,跟我們去所里接受調查!”鄉派出所所長也姓胡,叫胡金山,長得人高馬大的,嗓門更大,他是特種兵轉業的,身手不錯,但性格耿直,火爆脾氣也是出了名的。前年在擬提拔縣公安局副局長的關鍵時期,他動手打了一個被抓的賭徒,造成賭徒耳膜穿孔,也直接導致了提拔被擱置。

    張氏三兄弟雖然不認識鄉黨委書記胡東升,但是,他認識鄉派出所所長胡金山。胡金山的一聲斷喝,讓他們心里直發虛,因為胡金山是什么樣的人,他們早有耳聞。

    然而,他們的兇器并沒有放下。胡金山掏出手槍,朝天開了一槍,并大喝道:“再不放下兇器,我就要開槍了!”

    張氏三兄弟自恃沒有造成什么后果,預料派出所也不能拿他們怎樣,便放下手中的兇器。胡金山和幾個警察咔咔咔就將他們三個全拷上了。

    “全部帶走!”胡金山吆喝著手下。

    張氏三兄弟的婆娘見男人被帶走,當場撒潑,糾纏著不讓派出所帶人。

    胡金山可不是吃素的,他一臉嚴肅地說:“我們這是依法執行公務,你們再胡鬧,連你們一起帶走!”

    張氏三兄弟的婆娘以為自己是女流之輩又沒犯罪,派出所不敢抓她們,繼續撒潑糾纏不清。

    胡金山火了,怒喝道:“你們這是妨礙我們執行公務,是違法行為,再不收手就一起帶走!”

    張羽張飛的婆娘心里發虛,松了手,但張備的婆娘不但不松手,還對著一名警察的手腕咬了一口。

    “一起帶走!”胡金山親自用手銬將張備的婆娘拷上了。

    胡東升將錢三運拉到一角,一個勁地道歉。“錢主任,讓你受驚了,窮鄉出刁民,看來一點不假啊。”

    錢三運正色道:“張氏三兄弟不是刁民那么簡單,他們是村霸!今天你也看到了,我和你在現場,他們都如此猖狂,可見平時,村里百姓沒少受他們的欺負。對于這種膽大包天、為所欲為的村霸,必須予以嚴懲。”

    胡東升招手示意姜成龍過來,問:“老姜,張氏三兄弟平日里在村里的表現如何?有沒有欺壓百姓?”

    “這,這還真的不太好說。”姜成龍作為村書記,又和張氏三兄弟同在一個村民組,按理說,對于他們的一貫表現應該很了解,可是,他說話吞吞吐吐的,似乎有所顧忌,估計是怕被打擊報復。

    “老姜,有一說一嘛,是不是有什么顧慮?”

    “張氏三兄弟脾氣暴躁,不太與人相處,有時候一言不合就罵娘,反正村民們都離他遠遠的。”

    “錢主任,對張氏三兄弟的處理有什么要求?”胡東升是鄉黨委書記,級別正科,比副科級的錢三運高一級,但由于錢三運是胡若曦縣長身邊的人,所以,他對錢三運是高看一眼。

    “我覺得有必要請縣公安局介入,全面調查清楚張氏三兄弟最近幾年的劣跡,重點調查他們有沒有欺壓百姓、敲詐勒索、操縱選舉、霸占資源、暴力抗法等村霸行徑。依我看,張氏三兄弟索取春花嬸子的5000元錢,是敲詐勒索行為;試圖強行拆掉春花嬸子的房子,是尋釁滋事行為,已經涉嫌違法犯罪。對于這種欺壓百姓、危害一方的村霸,絕不能手軟,應該除惡務盡!”

    錢三運的語氣說得很重,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張氏三兄弟太猖狂,不加以嚴懲無法保一方安寧;二是出于維護春花嬸子利益、以盡可能地取得她及杭思思信任的需要;三是為胡東升爭取主動權,當然,具體原因不能明說。

    胡東升同意錢三運的意見,他說道:“好的,錢主任,等下我和派出所胡所長交代此事,這次絕不能輕易放這幾個人出來。村霸的危害性極大,農村穩則社會安,農村和則天下和,決不允許基層政權的千里之堤,潰于村霸的蟻穴。打掉這幾個村霸,還基層一方凈土,還農村一片安寧。”

    錢三運還不放心,給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大隊長甘日新打了個電話,讓他與東河鄉派出所聯系,介入此事。

    張氏三兄弟具體還干了哪些壞事,錢三運暫時還不知曉。他如此興師動眾懲治張氏三兄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是間接保護了他們。張氏三兄弟最終接受什么樣的制裁,說到底還是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

    但是,如果錢三運這次不是碰巧下來,如果張氏三兄弟真的將春花嬸子的房子強拆了,如果杭思思在曹春林副省長面前參上一本,那張氏三兄弟的下場會更慘。作為一個強勢的副省長及閃耀的政壇明星,曹春林真要發起火來,青山縣官場都要抖三抖,那樣一來,張氏三兄弟即使無罪也可能被整成有罪,更何況,他們本來就劣跡斑斑。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