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官路風月 第445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王石在詳細講述了進出龍虎幫基地的經過。

    王石在能說會道,又很會來事,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在吳明心目中的地位越來越高,現在說他是吳明的心腹也一點不為過。

    這一天下午下班時,吳明將王石在叫到一邊說:“小王,最近手頭是不是緊了?晚上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讓你見見世面。”

    王石在故意問道:“吳隊,是不是又去抓嫖?”

    在此之前,王石在曾跟隨吳明去縣里一些娛樂場所抓嫖。抓嫖的原因要么是娛樂場所未交保護費,要么是得罪了吳明,要么是手頭緊了,掙點外快。

    據王石在了解,不僅是吳明,縣治安大隊的很多民警都與娛樂場所的失足女子有瓜葛,嫖娼免費,有時還聯手抓嫖客收罰款。

    吳明神神秘秘地說:“不是,抓嫖就像割韭菜,一茬又一茬的,割不完。今晚帶你去賭博,掙點外快。”

    吳明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說出去賭博,王石在并不感到意外,他驚訝的是,賭博就一定能夠掙錢?難道是出老千?

    “難道是出老千?”王石在好奇地問。

    “今晚我們殺幾條肥豬。”吳明壞笑道。

    王石在雖然并不愛好賭博,但作為一名警察,對這些賭場行話還是能聽懂的。喜歡賭博,但賭技不高、社會背景簡單的生意人被老千團伙稱為“豬”,出面約他們參賭叫“牽豬”,贏這些人的錢就叫“殺豬”。

    王石在上了吳明的車,車子上了青江公路,最后拐入了公路邊的一座工廠里。這座工廠以前應該是一家服裝廠,后來停產了。

    王石在忽然想起,這家工廠應該就是錢三運有次悄悄和他說的那家工廠,就是在這座廢棄的工廠,被歹徒劫持的陸小曼被尾隨而至的錢三運及時解救。

    王石在多長了一個心眼,從進入工廠的那一刻,他就留意這里的一草一木。

    這個工廠有棟三層樓的廠房,還有一棟宿舍樓、幾排平房。

    工廠雖然停產,但食堂依然紅火。晚上,寬敞明亮的食堂包廂,王石在和吳明、喬丹等一同就餐。

    這段時間,王石在跟著吳明與喬丹有過幾次接觸,每次喬丹身邊都有不同的美女相伴。

    這次喬丹的身邊依然有一位美女,不過,令王石在感到詫異的是,這個美女與以往的那些搔首弄姿的美女不同,她似乎郁郁寡歡,很少說話。

    王石在注意到,喬丹稱呼這位美女叫菲菲,不知道是真名還是藝名。

    此次就餐的除了龍虎幫的成員外,還有幾個生意人。從喬丹、吳明等人與他們的言談中,王石在斷定這幾個生意人就是吳明口中的“肥豬”,他們有錢、好賭,又沒有什么復雜的社會背景,他們與喬丹的龍湖集團有業務往來,在前期的賭博中,也贏了一些小錢。

    以前讓這幾個生意人贏點小錢只是放長線釣大魚。今天晚上,讓這幾個生意人大出血的機會到了。

    果然,酒足飯飽后,吳明、喬丹與這幾個生意人就開始賭博。由于參賭人數眾多,在一間大的廢舊廠房里,這些人分為兩桌賭博。

    王石在之前也跟著吳明一起抓過賭博,也了解一些出老千的方法。遙控骰子、透視眼鏡和配套撲克牌麻將牌是必備工具。賭博時,有人負責戴隱形眼鏡,有人根據指令使用遙控,有人參與賭博。

    王石在在一旁觀戰,這幾個生意人兵敗如山倒,在很短的時間內,不僅將以前贏的錢全部輸了,還倒貼了幾十萬。眼看攜帶的現金沒了,吳明、喬丹就慫恿他們借高利貸,也就是“水錢”。

    這幾個生意人輸紅了眼,哪知道今晚陷入了喬丹等人精心設計的陷阱,又借了不少“水錢”,繼續賭博。

    王石在對賭博沒興趣,他趁著吳明、喬丹等人賭博之機,悄悄地溜了出去,在工廠里轉悠。

    工廠靠近青江公路的大門緊鎖,廠區還有幾個龍虎幫的成員在來回走動,應該是在望風和巡邏。其實,在王石在看來,這種望風和巡邏與其說是防止警察前來抓賭,不如說是防止那些“肥豬”輸錢后胡鬧和事后報復。

    可以看出,這里雖然是一個賭窩,但不是任何人都能隨心所欲進來的。能來這里賭博的,都是經過精心挑選的,或者說,是經過喬丹等人邀約的。

    王石在與這幾個巡邏的龍虎幫成員面熟,所以,他在工廠走動也沒有引起他們的懷疑。

    工廠里并沒有什么異樣。工廠有道后門,不過門是緊鎖的,無法出去。圍墻太高,且圍墻頂端安裝著防護措施,想要爬出去幾乎不可能。

    王石在透過后門鐵門縫隙,借助明亮的月光,可以看見后門外有條一米多寬的水泥路通往前方。前方就是大山,在水泥路的盡頭,距離后門大約五百米的山腳下,依稀可見一幢鄉村別墅。

    王石在想,這座工廠的位置的確很好。喬丹將這里選作龍虎幫的一個基地真是煞費苦心。

    工廠的前門通青江公路,從這里出去,不遠處就有很多岔路口,可謂四通八達。后門就是大山,在大山里藏幾個人,如同在大海里滴幾滴水。

    王石在最想知道的是,這后門水泥路通往的鄉村別墅,它的主人是誰?那里是不是隱藏著什么見不得人的秘密?

    為了不引起吳明、喬丹等人的懷疑,王石在又返回了賭場。

    那幾個生意人將借來的“水錢”也輸得一干二凈,他們一個個愁眉苦臉的,呆坐在桌旁。

    晚上吃飯時,喬丹一臉的笑逐顏開,與這些生意人稱兄道弟,又是敬酒又是說笑的。現在,他就像換了一個人,緊繃著臉,惡狠狠地說:“幾位老板,愿賭服輸,你們今天輸了球,立個字據,三天之內還錢。超過這個最后期限,可別怪我喬丹不講情面!”

    一個身材肥胖的老板也許是猜出了喬丹等人出老千,有些不服氣,抗議道:“喬老板,雖然是愿賭服輸,但要輸得心服口服,你們出老千,使用欺詐手段,贏了我們的錢,贏得很不光彩,我們表示不服!”

    喬丹可不是普通人,他是青山縣老大喬峰的兒子,當即就給了這個表示不服的胖老板一記重重的耳光,“我警告你,不要血口噴人!你說我們出老千,有證據嗎?”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