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官路風月 第415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上午八點半,縣委常委會準時召開。

    出席今天縣委常委會的除了五人小組成員外,還有常務副縣長吳德能、宣傳部長夏巧云、縣委辦主任林冬生、人武部部長張沖、政法委書記陳敬、城關鎮黨委書記張炳生。十一位常委悉數到齊,實屬難得。

    由于會前有過個別醞釀,加之開了五人小組會議,所以,會議開得基本平穩,只個把小時,議程已進行大半。

    主持會議的縣委書記王連全說:“下一個議程是研究對金色童年幼兒園食堂違規使用不合格食材的懲處及對相關責任人的處理。請王閩同志介紹一下處理建議。”

    金色童年幼兒園食堂違規使用不合格食材,導致孩子家長聚眾在縣政府門前上訪,此事鬧得沸沸揚揚,眾常委們都很清楚。

    但是,畢竟金色童年幼兒園是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吳德能的小姨子開辦的,打狗還要看主人,現在王連全突然拋出這個議題,還是不免引起沒參加五人小組會議的其他幾個常委的詫異。

    縣委常委、紀委書記王閩簡要介紹了事發經過及后期的應急處理措施,然后不緊不慢地說:“此次事件嚴重影響了安定和諧的社會大局,破壞了正常的教學秩序,性質極為惡劣,必須嚴肅處理相關責任人。我建議:吊銷金色童年幼兒園的民辦教育辦學資格,免去侯登縣的縣教育局局長職務,并給予黨紀政紀處分。”

    “我反對!”王閩話音剛落,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吳德能就跳了出來,“我不知道王閩同志學習了《民辦教育促進法》沒有?國家對民辦教育的態度是大力扶持的。誠然,金色童年幼兒園有過錯,但這種過錯的嚴重程度還不足以吊銷它的民辦教育辦學資格!吊銷資格就相當于判處一個人死刑,殺人犯被判處死刑無可厚非,但是,如果一個人只是在大街上偷了一個錢包,就判處他死刑,你覺得這種刑罰是不是太重了?”

    吳德能喝下一口水,繼續說:“關于對侯登縣同志的處理建議,我更是堅決反對。最近幾年,青山縣教育局取得的成績可圈可點,有些工作創新舉措甚至走在全市、甚至全省的前列,作為局長,侯登縣同志功不可沒。僅以金色童年幼兒園發生的小事件就免去他的職務,缺乏令人信服的理由。”

    吳德能隨后向縣委常委、組織部長陳官山瞟了一眼,陳官山心領神會,忙接過話茬:“我完全贊同德能同志的觀點。我們做任何事都要把握好一個度。金色童年幼兒園食堂使用的食材有瑕疵,這是客觀事實,對其進行口頭警告和一定數額的罰款,我認為是必要的。但是,正如德能同志所比喻的那樣,因為芝麻粒大的過錯就判處一個人死刑,顯然是太過于極端了。關于侯登縣同志的處理建議,我也很不贊成,我們黨歷來提倡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針,即使有的同志犯的錯誤比較嚴重,也不能將其一棍子打死,更何況,對侯登縣同志的處理理由牽強附會,是近乎于莫須有的罪名!不排除有個別人以金色童年幼兒園事件為借口,打擊報復我們的好干部!”

    陳官山說完,還不懷好意地向胡若曦及王閩投去意味深長的一瞥,在坐的常委們都是人精,自然知道他的言外之意。

    很明顯,吳德能暫時占據了上風。胡若曦心里焦急,所有常委中,她最放心的就是王閩。除了王閩,其他常委都不是她的人,這也是她在以往縣委常委會上沒有多少掌控力的主要原因。

    根據縣委常委會的議事規則,對于重大事項和干部調整事項實行投票表決,常委們每人一票,投票的方式有口頭、舉手、無記名投票和記名投票等方式。如果在常委會上得不到強有力的支持,是很難實現個人的目標的,這一點,胡若曦心知肚明。

    由于會前有過溝通,胡若曦在前幾項干部調整議程中力挺縣委副書記周海洋,周海洋是今天常委會上的大贏家,他的不少親信都獲得提拔或被調整到重要崗位上。投桃報李,周海洋開始發話了:“剛才,王閩同志、德能同志、官山同志都作了發言,我也來說幾句。眾所周知,金色童年幼兒園食堂違規使用不合格食材事件影響惡劣,造成部分群眾聚眾上訪,嚴重影響了社會穩定。我認為,吊銷其民辦教育辦學資格是合適的。關于侯登縣同志的處理建議,我認為他負有重要的領導責任,調整他的局長職務是恰當的。當然,官山同志說的也有道理,我們黨歷來提倡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針,免去他的職務就相當于剝奪了他的政治生命,處理程度不可謂不嚴重。我在想啊,縣檔案局局長快要退休了,侯登縣同志在學生檔案方面的某些工作創新得到了上級有關部門的表彰,將他調整到縣檔案局能充分發揮他的特長,使我縣檔案工作能上一個新臺階。”

    周海洋的發言總體上是站在胡若曦這邊的,至于他說的將侯登縣調整到縣檔案局,基本符合胡若曦的心理預期,也在一定程度上照顧了吳德能的感受。誰都知道,縣檔案局雖然也是正科級單位,卻是個清水衙門,侯登縣去縣檔案局當局長,權力算是基本沒了,養老倒還不錯。

    青山縣的十一名縣委常委大體上可以分為幾個小團體。

    胡若曦和王閩算一派,不過這派勢力比較弱;宣傳部長夏巧云、縣委辦主任林冬生以及城關鎮黨委書記張炳生都是王連全的親信;吳德能、陳官山和政法委書記陳敬組成了一個相對固定的小圈子;周海洋和人武部部長張沖當年同在一個部隊,算是老戰友,兩人關系密切,他們都不參與站隊,但在涉及自身利益上當仁不讓,也是其他各派拉攏的目標。

    周海洋說完,人武部部長張沖緊隨其后發言。他是周海洋的老戰友及好朋友,自然全力支持周海洋的觀點。

    接下來,政法委書記陳敬發言,作為吳德能圈子里的人,他處處維護吳德能的利益。

    支持和反對的兩方勢均力敵,王連全一方的態度就顯得至關重要了。王連全是縣委一把手,說話份量很重,而且,他在縣委常委中擁有好幾個親信,他擁護哪一方,博弈的天平就會向哪方傾斜。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