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當前位置:書館中文網 > 官路風月TXT下載 > 官路風月目錄 > 第139章 春秋美夢
官路風月 第139章 春秋美夢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可韞,不要,不要。經過你添油加醋的一說,我在你姐姐心目中的光輝形象就消失殆盡了!”錢三運雖然明知楊可韞在賭氣,卻還是一本正經地央求道。

    楊可韞撲哧一笑,道:“哈哈,害怕了吧?我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想不到錢大書記也有軟肋!”

    “對了,可韞,你姐姐今晚怎么不回家?我聽你堂姐楊小琴說,她上午見到你姐姐了,說你姐姐今晚回家。”

    楊可韞瞟了一眼錢三運,又飛快地收回了視線,說:“我為什么要告訴你這個大壞蛋呀?”

    錢三運無可奈何地說:“你不說我也能猜得出來,雖然今晚輪不到你姐姐值夜班,但是要和同事換班。你媽媽今晚怎么也不在家?是不是去鄰居家串門了?”

    “錢大書記,你以為你是派出所民警啊?問來問去的,問我姐姐,又問我媽媽,說不定還要問我今晚為什么會在家里!告訴你,我家可都是良民,用不著你像審問犯人似的,問個不休!”

    “不就是隨便問問嗎?干嘛發這么大的火啊?大不了我裝啞巴就是了。”錢三運苦笑道。

    “我問你,錢大書記,你今晚是不是就想賴在我家不走了?”楊可韞慢慢地恢復了本來大大方方的性格,不再羞羞答答,她的眼睛也敢直視錢三運了。

    “我沒有這個想法啊。實話實說吧,晚上我喝了點酒,聽說你姐姐回家,就趕過來準備和她套套近乎,不想沒見到你姐姐,倒是見到你了。”錢三運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哈欠,說,“可韞,我不想討人嫌,得回村部宿舍睡覺了。我如果再不走,也許就會有人拿棍子趕我走啦。”

    楊可韞從床上站了起來,話中有話地說:“我可沒有趕你走的意思啊。”

    “你剛才不是質問我是不是想賴在你家嗎?”女孩的心思猜不透,錢三運一時也懵了,不明白楊可韞究竟是想表達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如果皮厚,就賴在我家不走。”楊可韞頓了頓,補充道,“你如果真的賴在我家不走,我能有什么辦法?”

    “你有辦法的,大聲叫喚:大壞蛋賴在我家啦!”錢三運樂了,看楊可韞的神色,她還真的有留自己在家過夜的想法。

    “別取笑我啦!我剛才大聲叫嚷是受了驚嚇的緣故。隨便你吧,要是回村部宿舍睡覺也可以,留在我家睡覺也可以,反正今晚只有我一個人在家,多一個人還能陪我說說話呢。”

    錢三運心中竊喜不已,陳月娥今晚看來不會回來了,那么今晚將和楊可韞共同度過了,只是不知道,楊可韞會不會讓自己和她同床共枕?

    “可是,可韞,我晚上睡哪張床呢?”錢三運小心翼翼地問。

    “隨你的便,我家三張床,你想睡哪張床都可以。”楊可韞脫口而出。

    “我,我想睡外面那張床。”錢三運支支吾吾地說,他沒有直說自己就想睡你的床,但是,他的意思表達得很明顯了,外面那張床正是平日里楊可欣、楊可韞姐妹倆睡的。

    “可以,你睡我的床,我睡我媽媽的床。你在外面當保鏢,保護著我。”

    “啊!你真能想得出!”錢三運非常失望,他想睡楊可韞的床是假,想和楊可韞同睡一張床才是真。

    “你怎么啦?”楊可韞不解地問。

    錢三運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自我解嘲地干笑了幾聲,“哈哈,沒什么。”

    楊可韞似乎不信,又問:“錢書記,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想法倒是有,但想法變成現實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錢三運壞笑道。

    楊可韞冰雪聰明,猜出了錢三運心里壞壞的想法,頓時面泛桃紅,心跳加速,低下頭,輕聲說道:“錢書記,你好壞啊。”

    錢三運兩手一攤,裝作很無辜的模樣,道:“可韞,怎么又說我壞?我可什么也沒有說呀。”

    楊可韞用粉拳在錢三運寬闊結實的胸膛上輕輕擂了一下,嬌嗔道:“你心里想什么,你自己最清楚!”

    “我說可韞,你還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蟲!那你說說看,我的想法能實現嗎?”

    “臭美!你就做白日夢吧!”

    “做夢就做夢,夢想總該有的,說不定就實現了呢。”

    楊可韞啐了一口:“你就做你的春秋美夢吧!”

    錢三運的第六感覺告訴他,楊可韞心里其實是喜歡他的,要不然,早就將他趕走了。怎么降服這個古靈精怪的小美女,錢三運并無現成的經驗可以借鑒,但有一點,決不可操之過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嘛。如果想要熬一鍋美味的肉湯,得用文火慢慢燉。

    “可韞,喜歡聽故事嗎?”錢三運轉移了話題。

    “喜歡呀。”楊可韞眼睛一亮,隨口問道,“錢書記,你會說故事嗎?”

    “當然會啦。我小時候就是班級有名的故事大王呢。可韞,你想聽什么類型的故事?”

    “只要你說的故事我都愛聽。”楊可韞一臉虔誠地看著錢三運。

    錢三運的心里癢癢的,就像有一只鵝毛在撩撥心扉。他重又坐在電視機前的小木凳上,楊可韞搬來一只小木椅,緊挨著他的身邊坐下了。

    “等下。”楊可韞剛坐下又站了起來,“錢書記,你是想喝茶還是想吃水果?”

    “無論是茶水還是水果,只要經過可韞的手,都是最香甜的。”錢三運不失時機地表露心跡。

    “你呀,就知道用甜言蜜語哄我!”楊可韞的臉上飛起朵朵紅暈,從電視機下面的紙箱里找出一只紅蘋果,很熟練地削皮。

    “錢書記,你吃。”楊可韞將削好了皮的蘋果遞給了錢三運。

    錢三運接過蘋果,正準備咬一口時,突然注意到楊可韞并沒有為自己削蘋果,有些驚訝,問:“可韞,你怎么不吃蘋果呢?”

    楊可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紙箱里只剩下最后一個蘋果了。”

    錢三運連忙說道:“可韞,蘋果你吃,我喝茶水吧。”

    楊可韞莞爾一笑,道:“不了,我不渴呢。”

    錢三運將蘋果塞到楊可韞的嘴邊,說:“可韞,你咬一口。”

    楊可韞也不謙讓,用櫻桃小嘴在蘋果上輕輕咬了一口,慢慢地咀嚼。這一刻,她變得很淑女,變得與姐姐楊可欣有幾分相似了。

    “對了,忘了告訴你,那次你為我買的零食,我還沒有吃完呢。還有,我將另一份水果零食帶給姜嬌嬌了。”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