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當前位置:書館中文網 > 官路風月TXT下載 > 官路風月目錄 > 第126章 民風開放
官路風月 第126章 民風開放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胡麗菁也不生氣,說:“我不和你鬧了,我得回家了。香芹嬸子,我都不知道這幾年你是怎么熬過來的,我可一刻離不開男人。我知道你很餓,現在有現成的美味大餐了,可不要吃飽了撐壞肚皮呀。”

    香芹嬸子又要打胡麗菁的屁股,但她早有防備,靈巧地躲閃開了,急匆匆向山下走去,臨行前還不忘深情地向錢三運投來含情脈脈的一瞥,并大聲說道:“香芹嬸子,你以后吃肉,我喝點湯總行吧?”

    香芹嬸子由于激動,臉上紅撲撲的,鼻翼上還滲出點點汗珠,看起來楚楚動人。

    “嬸子,胡麗菁這個女人也太開放了吧,大都市人也不像她那樣的。”錢三運對胡麗菁并無太大的好感,但還是有些好奇。

    “錢書記,這你就不懂了。我們磬石山村雖然是個小山村,但民風粗獷,女人只要生過小孩,就無所顧忌了,但也因人而異,有的女人還是很矜持的。胡麗菁性格大大咧咧的,心腸其實并不壞,就是太風騷了。剛才我和胡麗菁拉扯時,你沒有插手,要不然胡麗菁說不定會趁機扒了你的褲子的。流經我村的東河你沒有去過吧,光天化日的都有女人光屁股在河里洗澡,就像大老爺們一樣,根本不怕村民們說三道四,不過話又說回來,村民們對此習以為常,早就見怪不怪了。”

    錢三運一驚,沒有想到磬石山村的女人們如此開放,以后可要當心點了,否則若是被女人們當眾扒了褲子可就糗大了。

    “嬸子,你在東河洗過澡嗎?”

    香芹嬸子一臉的羞澀,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就洗過一次,去年夏天麗菁硬是拉扯著我去洗澡,不料——”

    香芹嬸子欲言又止,錢三運急忙問道:“不料什么呢?”

    香芹嬸子低垂著頭,不好意思地說:“有的男人趁機揩油、吃我豆腐,我就再也不敢了。”

    錢三運哈哈大笑道:“嬸子,若是我也在河里,見你那么美,也會忍不住揩你油的。”

    香芹嬸子的手揚了揚,做了個打人的假動作,佯裝生氣道:“錢書記,你再胡說八道,別怪我的巴掌不講情面了。”

    錢三運看著香芹嬸子粉面含春、風情萬種的模樣,心都醉了,全身頓時涌現出一股濃濃的情意,他故意將腦袋往香芹嬸子身邊靠,挑釁似的說:“打呀,打呀,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香芹嬸子假戲真做,在錢三運的肩膀上敲打了一下,力度很輕,像是隔靴搔癢。啞巴見此情景,連忙上前阻止了香芹嬸子進一步的動作,嘟噥著嘴,似乎不容媽媽“欺負”錢三運。

    香芹嬸子和錢三運相視一笑。

    錢三運忽然想起啞巴調戲村婦李臘梅的事,于是問道:“嬸子,聽說啞巴曾經調戲過一個叫李臘梅的女人,并被她的男人打了,是有這么回事嗎?”

    “怎么可能呢?”香芹嬸子似乎有些生氣,“李臘梅和胡麗菁一樣,也是一風騷娘們。依我看,十有八九是李臘梅勾引啞巴,不料被村民們看到了,李臘梅為了掩飾自己,故意說啞巴調戲她的,反正啞巴有口難辯。李臘梅的男人是個莽夫,五大三粗的,李臘梅這么一說,他當然信以為真了。”

    “這么說來,李臘梅的心地也太壞了,怎么欺負一個不會說話的啞巴呢?”

    “李臘梅心腸也不算太壞,只是在這件事情上做得不太光明。哎,都是過去的事了,不提也罷。”

    不管是啞巴調戲李臘梅,還是李臘梅勾引啞巴,都顯得不太重要了,因為事情已經過去了。錢三運現在最感興趣的還是磬石山上的奇石。

    盛產奇石的山丘上光禿禿的,四周都是裸露的石頭,明顯有人工采掘的痕跡。

    “錢書記,磬石山上可以說遍地都是奇石,雖然村民們知道這些石頭可以賣給有錢人作為裝飾品,但事實上真正以此為生的村民屈指可數。一來他們沒有銷路,二來他們不會做進一步的修整、加工,即使賣掉,也賣不了幾個錢,得不償失。真正價值高的石頭都是埋在地底下的,這塊山坡就是村里的幾個石匠采集奇石的地方。”

    “嬸子,你看這塊山坡,似乎有很久沒有人來采集過石頭了,這是怎么回事?”

    “這與我家老徐的死有關系。磬石山并不陡峭,采石頭也沒有必要一定到山崖邊,我家老徐卻死了,村民們紛紛猜測,該是石頭顯靈了,我家老徐遭到了報應。我家老徐死后,更是沒有石匠來此采集石頭了。”

    “石頭怎么會顯靈?我反正是不相信的。嬸子,如果我們上山采集石頭,你會害怕嗎?”

    “怕什么!我本來就不相信這個迷信的說法,再說了,有你陪著,我就更不怕了!”

    “嬸子,你知道這些奇石的銷售價格嗎?”

    “這東西值不了幾個錢,買這些石頭的人也不多,買回去也只是作為新房的裝飾品。我家老徐以前賣過的那些石頭,品相好的一塊石頭最多也就百把塊錢,少的就值個五元十元的。”

    “嬸子,我想采集幾塊石頭帶回去,下次有空帶到江州去,不知道在大都市這些石頭的市場行情怎么樣。若是行情好,我們就找到了一個生財之道了。”

    錢三運說的是“我們”,而不是“我”,意思很明顯,就是真的借此發財了,那么賺取的利潤是和香芹嬸子分成的。

    “你的想法不錯,可是這些石頭怎么搬回去呢?大的有幾千斤、幾百斤,小的也有百來十斤、幾十斤,若是太小了,估計也賣不上什么好價錢了。”

    “怎么運輸倒不是什么問題。我現在就缺少一個識貨的,什么樣的石頭品相好,能賣上大價錢,我還真的分不清。”

    “這不用擔心,有我呢。我家老徐在世時,可是村子里最精通石頭采集、加工的石匠,我雖然比不上他,但比起一般人還是強多了。”

    “嬸子,有你這句話,我就可以甩開膀子大干一番了。”

    錢三運晚餐是在香芹嬸子家吃的。香芹嬸子的燒菜手藝很不錯,無論是紅燒雞、紅燒肉,還是幾盤炒菜,皆色香味俱全,讓錢三運食欲大振。

    “香芹嬸子,借你家簸箕用一下。”胡麗菁腳還沒有跨進門檻,就在門外叫嚷開了。

    “是麗菁啊。”香芹嬸子沒有想到胡麗菁竟然在吃晚飯時間過來串門。

    “香芹嬸子,晚上燒這么多菜呀?”胡麗菁說話的語調顯得很夸張,眼光不停地瞄向坐在桌邊吃飯的錢三運。

    “麗菁,吃飯沒有?要不就在我家吃吧。”

    胡麗菁也不客氣,緊挨著錢三運,一屁股坐下了,錢三運聞到了她身上劣質香水的味道。這味道很濃,很刺鼻,讓錢三運一時難以適應。

    胡麗菁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雞肉放在嘴里,慢慢咀嚼,說:“香芹嬸子,我吃過了呢,看你燒的雞肉真香,忍不住想嘗嘗。我是不是打擾了你們一家三口了?”

    香芹嬸子的臉倏地紅了,“什么一家三口呀?前段時間錢書記為了啞巴的事操了很多心,我留他在家里吃個晚飯以示感謝呢。”

    “我看你們倒像是一家人!”胡麗菁將關注的焦點轉移到錢三運身上,“錢書記,聽說你是從大城市下來的,又是鎮領導,來我們磬石山村這個窮鄉僻壤,還適應嗎?”

    “我本來就是農村人,有什么不適應的?”錢三運對胡麗菁談不上好感,也談不上反感。他是非常聰明的人,自然知道胡麗菁醉翁之意不在酒,借簸箕是假,過來看他才是真。錢三運想,這個女人,也太風騷了吧。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