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當前位置:書館中文網 > 村長的后院TXT下載 > 村長的后院目錄 > 第395章 勢不兩立
村長的后院 第395章 勢不兩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這時,那邊突然狂風大作,就像飛沙走石,樹葉沙沙作響。

    馮剛側耳細聽,只能聽到呼呼的風聲,偶爾還能傳來“啪啪”的聲音,就像是樹枝斷裂的聲音。

    樹林里面越發的昏暗,嘯嘯的風聲,陰厲恐怖之極。

    馮剛握著鐮刀的手里已經沁出汗水,警惕的看著四周,過了好一會兒,那邊的風聲漸息,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見沒啥動靜,馮剛又彎腰飛快的割了一簍子竹草,然后飛快的奔下山去,回到紫荊村,他徑直往小賣鋪跑去。

    剛剛沖到小賣鋪的門口突然看到紀兵正對著屋里張望著什么。

    聽到腳步聲,紀兵扭過頭來,一見是他,連忙向他招手:“你去割草啊?我正找你有事兒呢。”

    馮剛停下腳步:“啥事兒?”

    紀兵道:“去我家里吃飯。”

    馮剛一愣:“吃啥子飯啊?今天是啥節日嗎?”

    紀兵呵呵一笑:“不是啥節日就不能叫你去吃飯啊?走吧,別說那么多,快忙完了去吃飯,我在這里等你。”

    紀兵盛情款款,笑容憨厚,不像有什么事情,馮剛心里略安。

    “紀兵叔,你不說個啥原因,我還真的不敢去啊?”

    紀兵摸出香煙,將煙盒里的最后兩根煙拿了出來遞給他一根,道:“今天在外面買了兩只野兔子,讓你嫂子做了,咱們一起去喝點兒酒什么的,沒啥別的意思,這些都是專門為你準備的,上次你幫了我那么大的忙,我還沒有感謝你呢。”

    你媳婦都被我搞了,那樣還不算感謝啊?

    馮剛這話只能在肚子里面叫,盡管一再拒絕,但是紀兵情意深深,他也不好拒絕,最后只得問道:“就我一個?”

    紀兵道:“本來去叫了村長的,結果村長不在家里,等會兒我再去叫一叫他。”

    馮剛擺手道:“那我還是不去了。”

    “咱了?”

    “你叫村長去吧,我還是算了。”

    紀兵凝重地問道:“怎么?跟村長鬧矛盾了?”

    馮剛點了點頭。

    紀兵攀起他的肩膀:“哎喲,村里鄰居的,有點兒矛盾摩擦正常的很,等會兒在酒桌上,我幫你給村長說兩句好話不就沒事啦。”

    我為什么要你替我說好話?難道不管怎么樣都是他李青川對嗎?

    馮剛摸了摸鼻子,面色不悅地道:“反正如果是村長去,那我是鐵定不會去的,如果村長不去呢,我還可以考慮考慮。”

    說罷,馮剛便提著草朝著李子樹下的大水牛走了過去。

    “哎~~你小子~~”

    見馮剛目光堅定,紀兵也只是無奈甩手而去。

    喂牛喂豬,然后又方便的去提了一桶水過來給牛喝了兩大桶水,忙完一切,發現天蒙蒙黑了,便回到家里看了一圈,問問老媽有沒有什么事情要做的,馬桂蘭說一切都做完了,也沒啥子事情要做。問及陳芹的事情,馮剛說她們要明天才會回來,馬桂蘭也只是嘆息一聲,讓馮剛晚上在那邊睡覺,耳朵放尖一點,聽一聽外面的動靜,免得有人撬窗子偷東西,馮剛只說曉得。

    正準備搬把椅子出去坐一坐乘一乘涼,紀兵又在屋外喊著。

    馮剛提著椅子出來,道:“紀兵叔,我說不去就不去。”

    紀兵連忙上前道:“剛才我去找了村長,村長說身體有些不舒服,今天晚上不去,現在你總該去了吧?”

    馮剛反問:“你沒騙我?”

    紀兵苦笑道:“我要騙你,我生兒子沒屁眼行不?”

    他一把拉住馮剛的胳膊,道:“走吧。”

    這時馬桂蘭給鍋里加了點水便急急忙忙地跑了出來,紀兵連忙道:“桂蘭姐,剛子去我那邊吃飯啦。”

    說話間已經把馮剛拉的遠了。

    到了紀兵家,果然沒有看到李青川的身影,不過還有三叔公的兒子林志以及村醫曾云海。

    “我就說村長不在這里吧?你還不信我?”

    紀兵笑呵呵地拉著馮剛走進堂屋。

    這時梁美麗端著一盤清炒土豆絲出來擺在桌上,看到馮剛,抬頭對著他微微一笑,道:“紀兵還說請不來,這不請來了嗎?”

    馮剛笑道:“讓嬸子掏力(俗語:花力氣)做我吃,不好意思啊。”

    梁美麗的丹鳳眼微微一橫,嗔怪地道:“這是別人嗎?還這么客氣?紀兵,趕快拿酒,飯菜都熟了。”

    紀兵應了一聲,就去張羅酒杯去了。

    一桌精美的標準農家小炒菜,一壺自家釀的高梁酒,三男一女圍著一桌,開始談笑攀喝起來。

    酒桌上,紀兵不斷的向馮剛敬酒,說了一些感激的話,馮剛自然是來者不拒,加上這酒確實不錯,喝起來十分爽口,一杯接著一杯的喝著,很是過癮。

    高談論闊間,一杯又一杯的下肚,紀兵、林志、曾云海都喝的面紅耳赤,說話都大舌頭了,而馮剛卻平平淡淡,仿佛剛才喝的都是白開水。

    一頓飯喝了一個多小時,菜都涼了,人也喝的有些醉醺醺起來。

    收了桌子,紀兵提出要打麻將,但是曾云海說他不會打麻將,要斗地主。

    最后拗不過,四個人便坐在桌上,打起斗地主來。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