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當前位置:書館中文網 > 村長的后院TXT下載 > 村長的后院目錄 > 第337章 禍害姑娘
村長的后院 第337章 禍害姑娘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見著朱美菊神情有些落寞,眼睛里面更有些哀傷,馮剛心里突然想道:“師父說他在村里玩了無數的女人,只怕這個‘黑寡婦’早已經成了他的胯下之臣。現在她正是因為少了一條神奇大棍棒而哀傷吧?嘿嘿。”

    “嬸,那我先走了啊。”

    “嗯。”朱美菊點了點頭,抬頭看著天空銀河的繁星點點。

    馮剛回到家里,見老媽正坐在堂屋里穿著燈,半天都穿不進去,竟然她有些不耐煩了。

    恰恰看到馮剛回來,馬桂蘭連忙道:“快過來幫我穿一下針,唉,歲數大了,都看不見了。”

    馮剛接過針線,在燈光下輕而易舉的就穿了過去,遞了過去。

    馬桂蘭笑了笑:“一年不如一年啊,去年還能看得見,現在完全都看不見了。”

    馮剛笑道:“媽,你也不看看,你兒子都快二十歲啦,你能不老嗎?”

    馬桂蘭瞪了他一眼:“有你這樣埋汰你老娘的嗎?”

    馮剛聳聳肩:“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我的的確確也快二十歲了嘛。”

    “你也知道你二十歲啦?”

    馬桂蘭叱喝道,“我那時候,二十歲就嫁給你爸了。”

    馮剛摸了摸鼻子,知道她又要說什么:“女孩子本來就出嫁早嘛。”

    “那時候男的也有很多二十歲就結婚娶媳婦的啊?”

    “時代不同了嘛,不能拿來比較。”

    馮剛有些不敢看老媽的目光,丟下這話,撒腿就準備逃跑。

    “站住!”

    馬桂蘭連忙喝住。

    “媽,還有啥事兒?我要去沖涼睡覺了。”

    “我跟你說,你嘎嘎這次躺在床上,跟我們講了,她非得要見著重孫子才肯閉眼睛。”馬桂蘭鄭重地道。

    馮剛想了想:“沒重孫子不更好嗎?嘎嘎還可以多活幾年?”

    馬桂蘭“啪”的一拍桌子,憤怒地道:“你是真不懂事還是假不懂事?就你嘎嘎現在個情況,也不知道能不能撐過今年呢。她孫子這一輩的,沒有一個結婚了的,能讓她不操心嗎?到時候她就是死,也死不瞑目。”

    馮剛道:“我又不是最大的,這樣的責任也淪不到我的身上吧?再說了,就算他們現在都結婚,也不可能在今年趕一個小家伙出來啊。”

    馬桂蘭氣極,怒道:“你不是最大的,你也不小了啊?難道你的表哥表姐們不結婚,你也永遠不結婚啊?這算哪門子的說法?這次你的舅媽給你介紹了一個女孩子,那女孩子家庭條件也不錯,家里就只有兩個女兒,她是大的,好像比你小一歲,如果你愿意跟人家見個面的話呢,就打個電話給你舅舅說一聲,讓你舅舅給你去說這事兒,找個機會讓你們倆見個面。”

    “相親?”

    一提到這個事兒,馮剛就頭皮發麻,頭搖的跟搏浪鼓似的:“媽,你能不能別這么著爭啊?我還小呢。”

    馬桂蘭哼道:“還小?等你六十歲了還小。我不管你那么多,這次我跟你舅媽說好了的,無論如何你也要去跟人家姑娘見個面。”

    見兒子緊鎖著眉頭,眼珠子直轉,估計在想著什么歪心思,繼續道:“馮剛,我可是提醒你啊,你給我好好待人家姑娘,如果讓我發現你故意把事情搞砸,看我怎么收拾你。”

    見老媽一臉認真,馮剛點頭道:“好吧好吧,你告訴舅媽,我答應就是,讓他選個時間,我去見那姑娘一面。”

    馬桂蘭展顏一笑:“你去洗澡睡覺吧。”

    馮剛頭皮發麻的來到沖涼房,嘀咕道:“我性格風-流,哪里能相親嘛?這不是害了人家姑娘嗎?”

    第二天一大清早,李丹杏家里敲鼓打鑼,吹嗦拉二胡,鞭炮啪啪作響,悲天愴地的哭喊聲連綿起伏。

    是毛華要送上山了。

    一路敲敲打打的送上山之后,喧鬧的村莊才趨于寧靜。

    這時一輛皮卡車駛進了村子里,直接來到李青川的屋前,說是專業打井隊,由人安排專門到這是來給紫荊村打幾口深井。

    李青川款款招待,安排著這些人去給村里打井。

    依李青川的計劃,在紫荊村至少得多打十口井,以方便家家戶戶能夠輕松的跳干凈的水吃。

    十口井,再加上做,依靠這個打井隊的七八個人,只怕得好幾天的時間才能完成任務。

    上午,馮剛閑的無聊,這時接到了杜楚平的電話。

    “馮剛,你們村里的桔子怎么樣,都熟了沒?”

    杜楚平開門見山的問。

    馮剛答道:“我前兩天去山上去看了兩圈,還差的遠呢,我們村都是遲樹的桔子,得十月中下旬才能差不多完全成熟。”

    杜楚平“哦”了一聲:“今年桔子的價錢不錯,你們得好好保管。”

    馮剛苦澀一笑:“價錢不錯,我們也賺不到啥錢啊。”

    “為什么?”

    “天干啊,好長時間都沒有下雨了,田里的稻谷只怕都收不了多少,現在全村人都在想著弄水呢?上面的水庫里也放不出來水,河里已經干的斷流了,現在連米都收不到,哪里還有誰去管桔子啊?”

    馮剛就目前村里的情況向杜楚平講明,顯出自己的無奈之處。

    杜楚平擰著眉頭:“我們鎮政府安排的打井隊有沒有過去?”

    “來了,已經在開始打井了。”

    “好吧。先滿足你們紫荊村的村民吃用水問題,至少灌溉用水,我會想辦法的。你想辦法多稿幾臺潛水泵,到時候給桔子樹抽水用。”杜楚平認真地安排到。

    干旱,的的確確是個大問題,恰恰臨近秋收的季節,這要一干,農民一年的工作將全部化成泡影。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