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村長的后院 68.男人不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在家里吃了午飯,馮剛準備午睡片刻,可是今天天氣出奇的炎熱,盡管一把大風扇對著自已吹,馮剛的身上依然汗流不止。

    馮剛拿了條毛巾便出了門,準備到后山的水潭里去洗個清涼澡。

    這大熱的天里,泡在水里無疑是最舒服的。

    迎著火辣辣的太陽,馮剛進了山,很快便來到水潭邊。

    所幸這大中午的并沒有人過來洗澡,馮剛脫個精光,“噗嗵”一聲,便跳進了水潭里面。

    渾身被清涼包裹,百骨舒泰,馮剛連叫一聲“爽”,在水里面盡情地游蕩起來,就像一只歡快的魚兒一般。

    游洗了一番,有些累了,便倚在潭邊閉目養神起來。

    耳邊聽著山間知了的叫聲,偶爾傳來幾聲鳥啼,山間有風,樹葉沙沙作響的聲音,一切都顯得那么寧謐而幽靜。

    正在這時,從左首方向突然傳來一個女人哭泣的聲音。

    馮剛倏地睜開眼睛,朝著左邊望了過去。

    誰大中午的跑到山里來哭?瞧那哭聲悲涼,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樣呢。

    馮剛聽了半分鐘,那女人越哭越傷心。

    馮剛從潭里爬了起來,抹干身體,穿好衣服,便循聲走了過去。

    走了約莫半里路的樣子,來到一處幽靜的草叢邊,那個女人正是坐在那草叢中哭泣著。

    而且馮剛聽那聲音有些耳熟,一邊撩開草叢一邊走了過去,看到在一人多高的草叢中,一個女人抱膝而哭,身體不住的顫抖著,她將頭埋在膝里,完全沒有注意馮剛的到來。

    “余……余梅姐!”

    馮剛叫喚了一聲。

    那女人當即抬起頭來,露出一張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嬌顏來。

    “馮……剛。”余梅一邊抽泣著一邊叫了一聲。

    “你怎么啦,哭的這么傷心?”馮剛奇怪地問道。

    余梅只是抽泣,卻不回來,一臉悲戚,痛苦之極。

    馮剛嘆息一聲,從褲子口袋里拿出衛生紙,蹲在她的旁邊,輕輕擦拭著她臉上的淚水。

    馮剛的動作有些曖昧,余梅身軀一震,正準備拒絕的時候,馮剛卻說道:“是不是又跟你婆婆吵家啦?”

    余梅呆若木雞,抽泣著。

    余梅與張書勝已經結婚一年了,結果余梅的肚子里依然沒有半點兒動靜,為此就讓她的婆婆極其不滿,在家里經常性的指桑罵槐地針對余梅,余梅也不是性格懦弱的女人,忍無可忍的時候,與她婆婆大吵了一架,這件事情要紫荊村里人盡皆知。

    張書勝性格軟弱,從來都極聽爹媽的話,為此媳婦被老媽欺負的時候,他不僅一句話不說,有時候還打擊著余梅。

    好在張福旺十分大度,經常性的從中說好話,關心著兒媳婦,還有妹妹張書蓉畢竟是在外面呆過的,經事見的多,也想的比較開,與這個嫂子的關系十分融洽。

    如果沒有張福旺和張書蓉的關懷,余梅早就在這個家里呆不下去了。

    鄉下人想法簡單,特別是老一輩的思想更是頑固,在他們看來,生不出孩子,就是女人的肚子不爭氣;就算生出來了,但要是生不出個帶把的,一樣會被老人看不起,在家里沒有地位和尊嚴。

    見余梅只是不住的流淚,馮剛便肯定了自已的猜測,一邊溫柔的給她擦著臉頰上的淚水,一邊安慰道:“余梅姐,其實懷不懷得上孩子,并不都是女人的問題,要不你改天帶著書勝哥去大醫院檢查一下,看看究竟是誰的問題。現在這世上懷不上孩子人大把的,這是一種病,只要治是能治好的,你別怕。”

    一聽馮剛這話,余梅更加的傷心,哭道:“妹妹都這樣說了,可是他們不愿意,我……我能怎么辦,嗚嗚嗚嗚……”

    “你先別哭,我再給你想想辦法,余梅姐,你還這么年輕,為什么天天在哭的跟林黛玉一樣呢,那樣多不好啊。開心點兒,一切都會過去的。”

    “你讓我怎么開心的起來,這個家我真的沒辦法生活下去了。嗚嗚,張書勝……張書勝他太沒用了,我怎么就嫁給這樣的一個男人啊……”余梅越想越是悲傷,哭聲更大了一些。

    馮剛無奈地嘆息一聲,道:“余梅姐,你的意思是不是書勝哥……那方面……不行?”

    哭的跟淚人兒似的余梅一時間沒有懂得馮剛話里的意思,停止哭泣,疑惑問道:“哪方面不行啊?”

    馮剛道:“就是跟你晚上在床上那個的時候……”

    余梅的俏臉上當即飛出兩團云霞,緘默不語起來。

    馮剛道:“余梅姐,你也別害羞,我只是跟你問一問,如果書勝哥那方面不行的話,你跟他就是做上百次千次,也是懷下上的。是書勝哥的問題,你可不能背這個黑鍋啊!”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