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村長的后院 64.來讓你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馮剛渾身都被汗水浸濕透了,尖銳的疼痛過去,但是頭部依然昏沉沉的。

    “師父,我怎么了?”馮剛坐了起來,深吸一口氣,問道。

    “這兩天有沒有跟你近距離接觸?”德伯淡淡地問道。

    “近距離接觸?”馮剛想了想,“怎么樣才叫近距離接觸?”

    “就是碰到過你的身體。”

    “有啊,我跟小玉還有張書蓉都有近距離碰觸過。”

    “還有沒有?”

    “讓我想想……”馮剛仔細地想了想,“還有昨天的時候遇到過梁美麗,她說我頭上有蟲子,好像拔了我兩根頭發的。”

    德伯的眼睛倏地一亮,定定地道:“是她!一定是她!”

    “她怎么了?”馮剛奇怪地道。

    “你被人下了毒咒。”德伯表情嚴肅地說道,“要下毒咒的前提,就是取到對方身體上的毛發,將毛發貼在一個稻草制成的小人身上,也就是你的化身,有了你的毛發,也就有了你的靈魂,當對那個人小稻草人兒扎針的時候,你就會像親身體會一樣,痛的生不如死。”

    “好狠毒的招數!”馮剛咬牙說了一句,“我怎么聽起來像是扎小人兒一樣的那種把戲啊?”

    “說白了就是扎小人的把戲,不過這可是一種真正的術法。你頭痛欲裂,就是被人扎了小人,所以才會痛的生不如死。”

    難怪昨天一早梁美麗突然對自已大拋媚眼呢,原來是這么一回事?草,賤女人,回頭看第子怎么草翻你?

    想到自已受的痛苦,馮剛就一肚子的怨氣。

    “會這種術法的人并不多吧?梁美麗拿了我的頭發給了誰呢?我們村好像沒有誰會這種怪異的把戲吧?”

    德伯道:“紫荊村只有兩個人會。”

    “哪兩個?”

    “一個是李青川,另一個就是……我!”

    “師父你會?”馮剛大吃一驚,不過想到自已現在安然無恙,定然是德伯施救,要不然自已還不痛的自殘而死?

    “我要不會,你現在都已經死了。”

    馮剛連連稱謝,旋即又問道:“哪我會不會再被人施毒咒啊?”

    德伯搖了搖頭:“那頭發只能用一次,一次之后便失去了靈氣,你不會有那種感覺了的。如果你不想再受這種罪的話,你以后千萬要注意。”

    馮剛罵道:“又是李青川和梁美麗這對女干夫銀婦!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德伯道:“你那點兒皮毛功夫也想對付李青川?你如果不想死的話,就老老實實的呆在家里,哪里都別去。”

    “李青川很厲害嗎?”

    “老子在他面前都不定能討好到果子吃!”

    “呃……”馮剛的額頭上頓時落下幾條黑線。

    東邊已經破曉,泛出了魚肚皮,德伯嘆了口氣,道:“好生回去休息吧。”

    馮剛下了床,道:“師父,你趕快把你的本事都傳授給我吧,我可不想再受這種痛苦的折磨。”

    德伯冷聲道:“就你那動不動就開小差的學習方式,再給你一個七七四十九天你都學不會我的皮毛功夫。”

    馮剛大為汗顏,沉默不語。

    與德伯揮手告別,馮剛回到家里,本想在床榻上再修練修練的,但是頭部依然昏昏沉沉的,無可奈何,倒下蒙頭大睡。

    ……

    一早醒來,梁美麗心情大好。

    想到馮剛得到應的報復,她的心里就說不出的高興,眼前仿佛已經看到馮剛被折磨的生不如死的模樣。

    所以早上她的情致也更濃了些,紀兵趴在她的身上折騰了一番,她還不盡情,硬是用嘴巴將她的那根又弄硬,兩人又糾纏了一番,直到豬欄里的豬在那里鬧天鬧地,二人才穿好衣服爬了起來。

    吃過早餐,她出去割了些豬草,家里的一頭母豬要下崽了,這幾天得多給它吃些豬草。

    紀兵又騎著三輪車出去買東西了,梁美麗割了豬草閑在家里沒事,便坐在堂屋里看電視。

    正看的出神間,屋子里的光線一暗,梁美麗當即轉過身去,但見一個高大的身影擋住了外面的光線,仔細一瞧,竟然是馮剛。

    而且馮剛的臉上竟然掛著極其詭異的微笑。

    “啊?”

    梁美麗驚叫一聲,一股不詳的預感傳遍全身,當即站了起來。

    馮剛走了進來,伸腳勾住門,把門鎖住。

    梁美麗心里面越發恐懼,嘴巴直打哆嗦:“馮剛,你……你想干什么?你……你想干什么?”

    馮剛一步一步的向她逼近:“你前天不就想著叫我過來草你嗎?我逼癢是吧?我現在就過來草的讓你爽的啊!”

    梁美麗一直退到角落,根本沒有退路。

    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感傳遍全身……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