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搜索 搜索內容: 熱門搜索: 一念永恒 劍來 魔葬九天 萬界天尊 都市醫圣 我的女朋友們 醫等狂兵
村長的后院 25.要爆炸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張書蓉的聲音清脆,在山林里面就如出谷黃鶯一般。

    如此仙音傳到馮剛的耳朵里,卻讓他感覺就是催命的鬼曲一般,令他不寒而栗。

    被發現了?她看見了嗎?

    馮剛心里忐忑不安,聽著張書蓉的恫嚇,心里面不由害怕起來。

    *窺,絕對是為人所不齒的,這件事情如果真的被張書蓉往紫荊村里的一講,只怕自已真的會聲名狼藉,到時候就像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那可就成了一個大大的杯具。

    山林里面一片死寂,馮剛定定的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心臟狂跳,聽著張書蓉在那里一次又一次的說著已經看到自已,但是馮剛依然不出去。

    剛才自已的反應足夠迅速,他可不相信張書蓉的反應那么快,竟然真的發現了自已。

    果然,過了約莫一分鐘左右,余梅扯了扯張書蓉的衣袖,問道:“你是不是真的看到啦?”

    張書蓉低聲道:“我故意嚇一嚇他的。”

    余梅道:“別惹那么多事了,我們趕快回去吧。家里還有很多農活要做呢。走啦!”

    被嫂子拉著下山,張書蓉的眼睛依然不住的環顧四周,最后依然丟下狠話:“你最好別躲了,如果識相的話,今天親自找本小姐認個錯,換著明個兒,我會找你的,到時候就不會那么好說話了。”

    我就不出去,你能把我咱滴了,你就算知道了又能把我怎么樣?這里又不是你們家的,我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看,有本事你說出去啊。

    一絲擔憂一閃即逝,馮剛也不把張書蓉的話放在心上。

    眼看著張書蓉和余梅逐漸遠去,這時一個清脆的聲音喊道:“剛子哥,你在這里啊!”

    聲音很大,很清脆,在幽靜的山林里面格外的嘹亮。

    馮剛頓時氣的眼睛都綠了,循聲看去,但見一個半大的孩子正在遠處傻兮兮笑呵呵的望著自已。

    他正是老牛家的小兒子牛二!由于有點兒半愣半傻,所以村里的人都叫他“牛二愣子”!

    該死的牛二愣子,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你來就來嘛,還在這里喊什么呢?

    張書蓉和余梅他們沒有走遠,這聲音她們肯定能聽到!

    馮剛趴在樹上看著張書蓉她們逐漸遠去的方向,見她們沒有再殺回來,不由松了一口氣。

    她們應該是沒有聽見吧?

    可是馮剛并不知道,余梅的的確確是沒有聽到,但是張書蓉一直注意在這邊,牛二愣子的叫聲是聽的清清楚楚,只不過手上被嫂子拉著,而且想到是馮剛,她的心里卻生出了一絲怪心思,暫時沒有理會。

    “死牛二愣子,你死來干嗎?叫什么叫?”馮剛對著牛二咆哮起來。

    牛二愣子走到他的面前,搔了搔頭,愣愣地道:“剛子哥,你在這里干啥呢?”

    “我干啥關你鳥事啊。”馮剛不耐煩地道。

    “不關我鳥什么事。”牛二愣子搖頭說道。

    “你上山干嗎來了?”

    “掏鳥蛋啊。”

    “你就不會做點兒正業嗎?整天就只知道掏鳥蛋。”馮剛懶得理睬他,轉身便朝水潭走去。

    “剛子哥,你去洗澡啊?”

    “是啊,我洗,你可別下來啊。”馮剛叫道,現在實在是不想見到這個傻愣貨。

    “我不洗,我去掏鳥蛋,而且我在這水里撒過尿的。”

    “什么?”馮剛鼻子都氣歪了,看著清澈如鏡的水面,胃里面大倒酸水,轉過身一把抓住牛二愣子,面目猙獰地道,“你就不會選個別的地兒撒尿嗎?這水里都是村里人洗澡的地方啊。”

    “上次我要洗,結果村長不讓我洗,我生氣啦,你不讓我洗,我就讓你洗我的尿,后來我就經常在這里面撒尿,反正我也不在這里面洗澡。”牛二愣子傻呵呵地笑道,“剛子哥,這件事情我可從來沒有跟別人說起過哦,我只告訴過你,你以后還是別在這里洗了吧,我在這里撒了好多尿,有時候還在里面拉便便呢。”

    馮剛大嘔而狂嘔,宰了這小子的沖動都有,這地方,老子可是經常過來洗啊。

    原來老子一直在你的糞糟里面洗澡啊,日啊!

    馮剛火冒三丈,將他抓到自已的面前,叫道:“牛二愣子,你以后要再敢在這里面撒尿拉屎,老子割了你的小雞雞,讓你做個中華大太監!”

    “啊?”牛二愣子雙腿一夾,兩只手趕忙捂住襠下,“剛子哥說不撒我就不撒,以后我就在岸邊撒尿拉便便了。”

    “岸上也不行!”馮剛大叫,媽的,你還是真的傻啊!

    “啊?岸上也不行啊?”

    “在你家的茅坑里拉!”

    “哦!”

    馮剛簡直都快要氣暈了,略微平靜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問道:“二愣子,你剛剛才上山嗎?”

    “是啊。”

    “你上山的時候有沒有遇到誰?”馮剛問道。

(快捷鍵:←)上一章   返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章(快捷鍵:→)
澳门三分彩开奖结果